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世界十大品牌一条鱼明媚地在水中穿行|灵感档案 欧阳江河的诗:透过词语的玻璃-藏六温酒

全部文章 admin 2016-03-27 308 次浏览
一条鱼明媚地在水中穿行|灵感档案 欧阳江河的诗:透过词语的玻璃-藏六温酒
而母亲怀抱落日睡了一会,只是一会, 不知天之将黑,不知老之将至。
——欧阳江河
透过词语的玻璃
○欧阳江河

透过词语的玻璃
一条鱼
明媚地 在水中穿行
一只迷途的雁
孤独地
向南 还是
向北 飞
午夜梦回
沉寂的词语以死亡的速度
在荒原之夜蔓延
谁看到春天的媚影与花香
以及血滴落时灵魂的彷徨
在三月里
在风絮里
散不尽满怀惆怅
那么多年 那么多年以前的情绪
为何还浸着那淡而薄的槐花香
透过词语的玻璃
清冷的玉石的光泽
在百合花的梦乡里静静绽放
满天星辰 徒然地转动
转动这满宇宙的刀伤
一条鱼儿何其幸运
能邂逅到 珊瑚、水草
以及那亦真亦幻的月光

欧阳江河,男,汉族,1956生于四川省泸州市,原名江河,著名朦胧派诗人。
1979年开始发表诗歌作品,1983年至1984年间,他创作了长诗—— 《悬棺》。其代表作有《玻璃工厂》《计划经济时代的爱情》《傍晚穿过广场》《最后的幻象》《椅中人的倾听与交谈》《咖啡馆》《雪》等。
著有诗集《透过词语的玻璃》《谁去谁留》《事物的眼泪》,评论集《站在虚构这边》,其写作理念对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中国诗坛有较大的影响,现居北京,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藏六读诗】
欧阳江河,真名江河,因与诗人江河笔名重复,故改笔名为“欧阳江河”。这次改笔名,成就了两个江河。
江河是北京人,1980年发表处女作《星星变奏曲》,与舒婷、北岛、顾城、杨炼并称为“朦胧派五诗人”。欧阳江河是四川人,1983-1984年创作长诗《悬棺》,与张枣、冬柏桦、孙文波和瞿永明并称为“巴蜀五君子”。
欧阳江河始于朦胧诗长安汉月,对于意象的精准和词语的陌生化领悟独特。欧阳江河的诗歌减弱了早期朦胧诗感性的浪漫抒情和激烈的宣言呼告,转向为一种冷静深刻的诗境。这种冷静深刻的诗歌风格与北岛的冷峻悲壮不同,带有庞德意象主义诗歌的锋芒。他在《公开的独白——悼庞德》一诗中,写下:
我死了,你们还活着。 你们不认识我如同你们不认识世界。 我的遗容化作不朽的面具, 迫使你们彼此相似: 没有自己,也没有他人。
这种先知的诗歌语言,无形中提升了中文现代诗的语言体积和哲学深度。朦胧诗的陌生意象化比喻逐渐被更精准的现代意象取代。
我祝福过的每一棵苹果树都长成秋天, 结出更多的苹果和饥饿。 你们看见的每一只飞鸟都是我的灵魂。 我布下的阴影比一切光明更肯定。 从“苹果树”到长成“秋天”,这不简单是两个意象的跳跃,而是意象从原来表面的比喻联系或类比联系变为深层的因果联系或本末联系。苹果树长成秋天,生命也到了成熟和死亡的季节,但秋天带来的却是更多的苹果和饥饿tk时代。中国人对于荒年有粟,丰年无米的体会比任何国家都深刻。而“我”(指庞德)的灵魂化为每一只人们可以看见的飞鸟,这正是诗意的传播。然而,“我布下的阴影比一切光明更肯定”则又陷入虚无的生命困境。欧阳江河本诗的意象和语言达到陌生而准确,矛盾而统一的境界。
他的诗歌耐读,经得起删减。批阅三次,挑剔审美,或喜或骂,仍有好诗,便是真诗人。
好,开始读诗。
欧阳江河的诗

一夜肖邦只听一支曲子。只为这支曲子保留耳朵。一个肖邦对世界已经足够。谁在这样的钢琴之夜徘徊?可以把已经弹过的曲子重新弹过一遍,好像从来没有弹过。可以一遍一遍将它弹上一夜,然后终生不再去弹。可以死于一夜肖邦,然后慢慢地、用整整一生的时间活过来。可以把肖邦弹得好像弹错了一样,可以只弹旋律中空心的和弦。只弹经过句,像一次远行穿过月亮。只弹弱音,夏天被忘掉的阳光,或阳光中偶然被想起的一小块黑暗。可以把柔板弹奏得像一片开阔地,像一场大雪迟迟不敢落下。可以死去多年但好像刚刚才走开。可以把肖邦弹奏得好像没有肖邦,可以让一夜肖邦融化在撒旦的阳光下。琴声如诉,耳朵里空无一人。根本不要去听,肖邦是听不见的,如果有人在听他就转身离去。这已经不是肖邦的时代,那个思乡的、怀旧的、英雄城堡的时代。可以把肖邦弹奏得好像没有在弹。轻点,再轻点,不要让手指触到空气和泪水。真正震撼我们灵魂的狂风暴雨,可以是最弱的,最温柔的。

公开的独白——悼庞德我死了,你们还活着。你们不认识我如同你们不认识世界。我的遗容化作不朽的面具,迫使你们彼此相似:没有自己,也没有他人。我祝福过的每一棵苹果树都长成秋天,结出更多的苹果和饥饿。你们看见的每一只飞鸟都是我的灵魂。我布下的阴影比一切光明更肯定。我真正的葬身之地是在书卷,在那儿,你们的名字如同多余的字母,被轻轻抹去。所有的眼睛只为一瞥而睁开,没有我的歌,你们不会有嘴唇。而你们传唱并将继续传唱的只是无边的寂静,不是歌。

玻璃工厂一从看见到看见,中间只有玻璃。从脸到脸隔开是看不见的。在玻璃中,物质并不透明。整个玻璃工厂是一只巨大的眼珠,劳动是其中最黑的部分,它的白天在事物的核心内耀。事物坚持了最初的泪水,就像鸟在纯光中坚持了阴影。以黑暗方式收回光芒,然后奉献。在到处都是玻璃的地方,玻璃已经不是它自己,而是一种精神。就像到处都是空气,空气近乎不存在。二工厂附近是大海。对水的认识就是对玻璃的认识。凝固,寒冷,易碎,这些都是透明的代价。透明是一种神秘的、能看见波浪的语言,我在说出它的时候已经脱离了它,脱离了杯子、茶几、穿衣镜,所有这些具体的、成批生产的物质。但我又置身于物质的包围之中,生命被欲望充满。语言溢出,枯竭,在透明之前。语言就是飞翔,于云霆就是以空旷对空旷,以闪电对闪电。如此多的天空在飞鸟的躯体之处,而一只孤鸟的影子可以是光在海上的轻轻擦痕。有什么东西从玻璃上划过,比影子更轻,比切口更深,比刀锋更难逾越。裂缝是看不见的。三我来了,我看见,我说出。语言和时间浑浊,泥沙俱下,一片盲目从中心散开。同样的经验也发生在玻璃内部。火焰的呼吸,火焰的心脏。所谓玻璃就是水在火焰里改变态度,就是两种精神相遇,两次毁灭进入同一永生。水经过火焰变成玻璃。变成零度以下的冷峻的燃烧,像一个真理或一种感情浅显,清晰,拒绝流动。在果实里,在大海深处,水从不流动。四那么这就是我看到的玻璃——依旧是石头,但已不再坚固。依旧是火焰,但已不复温暖。依旧是水,但既不柔软也不流逝。它是一些伤口但从不流血,它是一种声音但从不经过寂静。从失去到失去:这就是玻璃。语言和时间透明,付出高代价。五在同一个工厂我看见三种玻璃:物态的,装饰的,象征的。人们告诉我玻璃的父亲是一些混乱的石头。在石头的空虚里,死亡并非终结,而是一种可改变的原始的事实。石头粉碎,玻璃诞生。这是真实的。但还有另一种真实把我引入另一种境界:从高处到高处。那种真实里玻璃仅仅是水,是已经或正在变硬的、有骨头的、泼不掉的水。而火焰是彻骨的寒冷,并且最美丽也最容易破碎。世间一切崇高的事物,以及事物的眼泪。

蝴蝶蝴蝶,与我们无关的自怜之火。庞大的空虚来自如此娇小的身段白景琦原型,无助的哀告,一点力气都没有。你梦想从蝴蝶脱身出来,但蝴蝶本身也是梦,比你的梦更深。幽独是从一枚胸针的丢失开始的。它曾别在胸前,以便你华灯初上时能听到温暖的话语,重读一些旧信。你不记得写信人的模样了。他们当中是否有人以写作的速度在死去,以针的速度在进入?你读信的夜里,胸针已经丢失。一只蝴蝶先是飞离然后返回预兆,带着身体里那些难以能解释的物质。想从蝴蝶摆脱物质是徒劳的。物质即绝对,没有遗忘的表面。蝴蝶是翩翩少年一天那么长的爱情。如果加上黑夜,蝴蝶将减少到一吻。你无从获知两者之中谁更短促:是你的一生,还是一昼夜的蝴蝶?蝴蝶太美了,反而显得残忍。

花瓶,月亮花瓶从手上拿掉时,并没有妨碍夏日。它以为能从我的缺少进入更多的身体,但是除了月亮,哪儿我也没去过。在月光下相爱就是不幸。我们曾有过如此相爱的昨天吗?月亮是对亡灵的优雅重获。它闪耀时,好像有许多花儿踮起了足尖。我看见了这些花朵,这些近乎亡灵的束腰者,但叫不出它们的名字。花瓶表达了对上帝的直觉,它让错视中的月亮开在水底。那儿,花朵像一场大火横扫过来。体内的花瓶倾倒,白骨化的音乐。一曲未终,黑夜已经来临。这只是许多个盈缺之夜的一夜,灵魂的不安在肩头飘动。当我老了,沉溺于对伤心咖啡馆的怀想,泪水和有玻璃的风景混在一起,在听不见的声音里碎了又碎。我们曾经居住的月亮无一幸存。我们双手触摸的花瓶全都掉落。告诉我,还有什么是完好如初的

黑 鸦幸福是阴郁的,为幻象所困扰。风,周围肉体的杰作。这么多面孔没落,而秋天如此深情,像一闪而过,额头上的夕阳,先是一片疼痛,然后是冷却、消亡,是比冷却和消亡更黑的终极之爱。然而我们一生中从未有过真正的黑夜在白昼,太阳倾泻乌鸦,幸福是阴郁的,当月亮落到刀锋上,当我们的四肢像泪水洒在昨天反复冻结。火和空气在屋子里燃烧,客厅从肩膀上滑落下来,往来的客人坐进乌鸦的怀抱。每一只乌鸦带给我们两种温柔。这至爱的言词:如果爱还来得及说出。我们从未看见比一只乌鸦更多的美丽洛书胭脂碎。一个赤露的女人从午夜焚烧到天明。

玫 瑰第一次凋谢后,不会再有玫瑰酷奇包。最美丽的往往也是最后的。尖锐的火焰刺破前额,我无法避升这来自冥界的热病玫瑰与从前的风暴连成一片。我知道她向往鲜艳的肉体,但比人们所想象的更加阴郁。往日的玫瑰泣不成声她溢出耳朵前已经枯萎了。正在盛开的,还能盛开多久?玫瑰之恋痛饮过那么多情人,如今他们衰老得像高处的杯子,失手时感到从未有过的平静。所有的玫瑰中被拿掉了一朵.为了她,我将错过晚年的幽邃之火如果我在写作,她是最痛的语言。我写了那么多书,但什么也不能挽回仅一个词就可以结束我的一生,正像最初的玫瑰,使我一病多年。
寂 静站在冬天的橡树下我停止了歌唱橡树遮蔽的天空像一夜大雪骤然落下下了一夜的雪在早晨停住曾经歌唱过的黑马没有归来黑马的眼睛一片漆黑黑马眼里的空旷草原积满泪水岁月在其中黑到了尽头狂风把黑马吹到天上狂风把白骨吹进果实狂风中的橡树就要被连根拔起
拒绝并无必要囤积,并无必要丰收。那些被风吹落的果子,那些阳光燃红的鱼群,撞在额头上的众鸟,足够我们一生。并无必要成长,并无必要永生。一些来自我们肉体的日子,在另一些归于泥土的日子里吹拂,它们轻轻吹拂着泪水和面颊,吹拂着波浪中下沉的屋顶。而来自我们内心的警告象拳头一样紧握着,在头上挥舞。并无心要考虑,并无必要服从。当刀刃卷起我们无辜的舌头,当真理象胃痛一样难以忍受和咽下,并无必要申诉。并无必要穿梭于呼啸而来的喇叭。并无必要许诺,并无必要赞颂。一只措辞学的喇叭是对世界的一个威胁。它威胁了物质的耳朵,并在耳朵里密谋,抽去耳朵里面物质的维系世界十大品牌。使之发抖使之在一片精神的怒斥声中变得软弱无力。并无必要坚强。并无必要在另一个名字里被传颂或被诅咒,并无必要牢记。一颗心将在所有人的心中停止跳动,将在权力集中起来的骨头里塑造自己的血。并无必要用只剩几根骨头的信仰去惩罚肉体。并无必要饶恕,并无必要怜悯。飘泊者永远飘泊,种植者颗粒无收。并无必要奉献,并无必要获得。种植者视碱性的妻子为玉米人。当鞭子一样的饥饿骤然落下,并无必要拷打良心上的玉米,或为玉米寻找一滴眼泪顾莲宅斗日记,一粒玫瑰的种子。并无必要用我们的饥饿去换玉米中的儿子,并眼看着他背叛自己的血统。1990
风筝火鸟飞起来,就是置身至植祖福。但飞起来的并非都是乌儿。为为什么非得是鸟儿不可?我对于像鸟儿一样被赞颂感到厌倦了。不过飞起来该多好。身体交给风暴仿佛风暴可以避开,仿佛身体是纸的,夹层的,可以随手扔进废纸篓,也可以和另一个身体对折起来,获得天上的永久地址。鸟儿从火焰递了过来,按照风暴的原样保留在狂想中。无论这是迎着剪刀飞行的火焰,可以印刷和张贴的火焰;还是铁丝缠身的斑竹的乌儿,被处以火刑的纸的鸟儿——你首先是灰烬,然后仍旧是灰烬。将鸟与火焰调和起来的是怎样一个身体?你用一根细线把它拉在手上。急迫的消防队从各处赶来亿搜人才网。但这壮烈的大火是天上的事情,无法从飞翔带回大地。你知道,飞翔在高高无人的天空,那种迷醉,那种从未有过的迷醉。
谁去谁留——给Maria黄昏,那小男孩躲在一株植物里偷听昆虫的内脏。他实际听到的是昆虫以外的世界:比如,机器的内脏。落日在男孩脚下滚动有如卡车轮子,男孩的父亲是卡车司机,卡车卸空了停在旷野上。父亲走到车外,被落日的一声不吭的美惊呆了。他挂掉响不停的行动电话,对男孩说:天边滚动的样样事物都有嘴唇,但它们只对物自身说话,只在这些话上建立耳朵和词。男孩为否定那耳朵而偷听了别的耳朵。他实际上不在听,却意外听到了一种完全不同的听法——那男孩发明了自己身上的聋,他成了飞翔的、幻想的聋子。会不会在凡人的落日后面另有一个众声喧哗的神迹世界?会不会另有一个人在听,另有一个落日在沉没?哦踉跄的天空世界因没人接听的电话而异常安静。机器和昆虫彼此没听见心跳,植物也已连根拔起。那小男孩的聋变成了风景,秩序,乡愁。卡车开不动了,父亲在埋头修理。而母亲怀抱落日睡了一会,只是一会,不知天之将黑,不知老之将至。1997,4圣徒之城,12于施图加特
咖啡馆

一杯咖啡从大洋彼岸漂了过来,随后是一只手。人握住什么,就得相信什么。于是一座咖啡馆从天外漂了过来,在周围一大片灰暗建筑的掩盖下,显得格外触目,就像黑色晚礼服中露出一小片雪白的衬衣领子。我未必相信咖啡馆是真实的,当我把它像一张车票高举在手上,时代的列车并没有从我身边驶过。坐下来打听消息,会使两只耳朵下垂到膝盖,成为咖啡馆两侧的钟表店和杂货铺。校准了时间,然后掏钱到杂货铺买一包廉价香烟。这时一个人走进咖啡馆,在靠窗的悬在空中的位置上坐下,他梦中常坐的地方。他属于没有童年一开始就老去的一代。他的高龄是一幅铅笔肖像中用橡皮轻轻擦去的部分,早于鸟迹和词。人的一生是一盒录像带,预先完成了实况制作达睿思,从头开始播放。一切出现都在重复曾经出现过的。一切已经逝去。一个咖啡馆从另一个咖啡馆漂了过来,中间经过了所有地址的门牌号码,经过了手臂一样环绕的事物。两个影子中的一个是复制品。两者的吻合使人黯然神伤。“来点咖啡,来点糖”。一杯咖啡从天外漂了过来,随后是一只手,触到时间机器的一个按键,上面写着:停止。这时另一个人走进咖啡馆。他穿过一条笔直的大街,就像穿过一道等号,从加法进入一道减法。紧跟在他身后走进咖啡馆的,是一个年龄可疑的女人,阴郁,但光彩夺目。时间不值得信赖。有时短短十秒钟的对视会使一个人突然老去十年,使另一个人像一盒录像带快速地倒退回去,退到儿时乘坐的一趟列车,仿佛能从车站一下子驶入咖啡馆。“十秒钟前我还不知道世上有你这个人,现在,我认为我们已经相爱了许多个世纪”。爱情催人衰老。只有晚年能带来安慰。“我们太年轻了,还得花上50个夏天告别一个世界,才能真正进入咖啡馆,在一起呆上十秒钟”。要不要把发条再拧紧一圈镀银的勺子在杯中慢慢搅动,平方乘以平方的糖块开始融解十秒钟,仅仅十秒钟,有着中暑一样的短暂的激情,使人像一根冰棍冻结在那里。这是对时间法则的逆行和陈述,少到不能再少对任何人的一生都必不可少。这是一个定义:必须屈从于少数中的少数。这时走进咖啡馆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一出皮影戏里的全部角色,一座木偶城市的全部公民。他们来自等号的另一端,来自小数点后面第七位数字所显示的微观宇宙,来自纪律的幻象,字据或统计表格的一生。他们视咖啡馆为一个时代的良心。国家与私生活之间一杯飘忽不定的咖啡有时会从脸上浮现出来,但立即隐入词语的覆盖。他们是在咖啡馆里写作和成长的一代人,名词在透过信仰之前转移到动词,一切在动摇和变化,没有什么事物是固定不变的。在一个脑袋里塞进一千个想法,就能使它脱离身体,变得像空气中的一只气球那么轻靠一根细线,能把咖啡馆从天上拉下来吗?如果咖啡馆仅仅是个舞台,随时可以拆除,从未真正地建造。这时一个人起身离开咖啡馆,在深夜十二点半(校准了时间。但时间不值得信赖),穿过等号式的幽暗大街,从咖啡馆直接走向一座异国情调的阴沉建筑,一座让人在伤心咖啡馆之歌里怀想不已的建筑。不是为了进入,而是为了离去,到远处去观看。穿过这座大楼就是冬天了。一九人九年的冬天。一八二五年的冬天。零下四十度的僵硬空气中漂来一杯咖啡,一只手。“我们又怎么能抓住这无限宇宙的一根手指?”也许不能。“贵族的皮肤真是洁白如玉”这是一个晚香玉盛开的夜晚,雪撬拉着参政广场从中亚细亚草原狂奔而来干烧带鱼。路途多么遥远。十二月党人在黑色大衣里藏起面孔。这时一个人返身进入咖啡馆。在明亮的穿衣镜前,他怀疑这座咖啡馆是否真的存在。“来一瓶法国香槟和一客红甜菜汤”。黑色大衣里翻出洁白的衬衣领子,十二月党人变成流亡巴黎的白俄作家。俄罗斯文化加上西方护照。草原消失。 .隔着一顿天上的晚餐和一片玻璃泪水,普宁与一位讲法语的俄国女人对视了’十秒钟。她穿一双老式贵族皮鞋伟景行,在遗嘱和菜单上面行走,像猫一样轻盈。咖啡馆的另一角,萨特叼着马格里持烟斗和波伏瓦讨论自由欧洲的暗淡前景。放下纪德的日记,罗兰·巴尔特先生登上埃菲尔铁塔俯身四望,他看见整个巴黎像是从黑色晚礼服上掉下的一粒钮扣。衣服还在身上吗?天堂没有脱衣舞。时间的圆圈被一个无穷小的亮点吸入,比钮扣还小。这时咖啡馆里坐满了宾客。光线越来越暗。漂泊的椅子从肩膀向下滑落,到达暗中伸直的腰。支撑一个正在崩溃的信仰世界谈何容易。“蛇的腰有多长?”一个男孩逢人便问。他有一个斯大林时代的辩证法父亲,并从母亲身上认出了情人,“她多像娜娜”日瓦戈医生对诗歌和爱情比对医术懂得更多,“但是生活呢生死桥?谁更懂生活?”一群黄皮肤的毛头小于,到咖啡馆来闲聊,花钱享受一个阶级的闲暇时光。反正无事可干。我们当不了将军,传教士,总统或海盗。“少女把手们在心上,梦想着海盗”,度过宁静的青青草地上的一生。“哪里去打听关于乌托邦的神秘消息?”如果人的目光向内收敛,把无限膨胀的物质的空虚,集中到一个小一些的个别的空虚中去,人或许可以获救。咖啡馆像簧片一样在管风琴里颤动。没有演奏者。是否有一根手指能从无限的宇宙的消息中将灵魂勾去?这时持异国护照的人匆匆走出咖啡馆贝空。灵魂与肉体之间的交易,在四位中国巨头与第一任美国总统的眼皮下进行荷兰豆炒肉,以此表达一个事实:我们在地下形成对群鸟的判断。两个国家的距离是两付纸牌的距离。“玩纸牌吗?每付纸牌有一个黑桃皇后。”每个国家有一付纸牌和一个咖啡馆。“你是慢慢地喝咖啡,还是一口喝干?放糖还是不放?”这是把性和制度混为一谈的问题。熬了一夜的咖啡是否将获得与两个人的睡眠相当的浓度我们当中最幸福的人,是在十秒钟内迅速老去的人。年轻的将坠入从午夜到黎明的漫长的性漂泊。不间断地从一个情人漂泊到另一个情人,是否意味着灵魂的永久流放已经失去了与只在肉体深处才会汹涌的黑暗和控诉力量的联系?是否意味着一段剪刀下的爱情只能慢动作播放,插在那些一闪即逝的美丽面庞之间?两杯咖啡很久没有碰在一起,以后也不会相碰。这时咖啡馆里只剩下几个物质的人。能走的都走了,身边的人越来越少。也许到了结咖啡馆安装引擎和橡皮轮子把整条大街搬到大蓬车上的时候。但是,永远不从少数中的少数朝那个围绕空洞组织起来的摸不着的整体迈出哪怕一小步。永远不。即使这意味着无处容身,意味着财富中的小数点在增添了三个零之后往左边移动了三次。其中的两个零架在鼻梁上,成为昂贵的眼镜。镜片中一道突然裂开的口子把人们引向视力的可怕深处,看到生命的每一瞬间都是被无穷小的零放大了一百万倍的朝菌般生生死死的世代。往日的梦想换了一张新人的面孔。花上一生的时间喝完一杯咖啡,然后走出咖啡馆,倒在随便哪条大街上沉沉睡去。不,不要许诺未来,请给咖啡馆一个过去:不仅仅是灯光,音乐,门牌号码从火车上搬来的椅子,漂来的泪水和面孔。“我们都是梦中人。不能醒来。不能动。不能梦见一个更早的梦”。现在整座咖啡馆已经空无一人。“忘掉你无法忍受的事情”。许多年后,一个人在一杯咖啡里寻找另一杯咖啡。他注定是责任的牺牲者:这个可怜的人。
人生充满劳绩,我们仍然诗意的栖居于茫茫天地。如果你喜欢,欢迎关注。

《藏六温酒》投稿地址:
邮箱投稿:307284192@qq.com
微信号:yytx93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