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世纪小说一晚抵死缠绵,醒来他却说弄错了人-如玉书殿

全部文章 admin 2017-11-30 281 次浏览
一晚抵死缠绵,醒来他却说弄错了人-如玉书殿

1第1章 男友被抢了
“郑微微,你妈抢走了我爸,让我失去了爸爸,让我妈终日以泪洗面,我林安发誓,这辈子只要是你的东西我都会抢走!我也要让你尝尝失去的痛苦!”
郑微微永远都不会忘记林安说这话时那怨毒的眼神。
自从郑微微高二那年母亲和一个男人再婚以后,她的生命中就出现了林安这个敌人。
那天在校门口恶狠狠地甩下这句话以后,接踵而来的就是把话给兑现了。
郑微微成绩优异,本来对省三好学生这个名额那是志在必得,可是却因为一分之差被林安给抢走了。慈善拍卖会上,林安与郑微微争锋相对,最后郑微微看上的那条翡翠项链还是被林安以高价拍走。这些郑微微都可以忍受,可是让郑微微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男朋友竟然一夜之间也变成了林安的。
提着购物袋美滋滋地走出了电梯,本想今天来给男朋友郝良做顿丰盛的晚饭,可是就在钥匙转动门锁房门打开的一刻,郑微微真的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可是一丝不挂地纠缠在那组北欧沙发上的两个人,分明就是自己的男朋友郝良,而那个女人竟然就是林安。
手中的购物袋应声落地,西红柿从里面滚了出来。这一刻,郑微微的心紧紧地揪在一起,但却欲哭无泪,她并没有夺门而出,而是呆呆地站在门口,难以置信地看着沙发上的两人。
郝良的视线落到郑微微身上的那一刻,他的脸上并没有惊慌愧疚的神色,反而微微一愣一脸坦然地看着郑微微说道:“微微,你怎么来了?”
此时的林安虽然身上不着寸褛,但是却没有一点羞耻的感觉,她就那么一丝不挂地躺在沙发上,看着郑微微露出了得意的笑意,那笑容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郝良,我打扰你们的好事了是不是?可是你为什么要背叛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郑微微这一刻没有狼狈的逃离,而是死也要死个明白。
这个时候,相对于林安的坦然,郝良反而有点不自在起来,他拿起了沙发上的抱枕羞愧地挡在了自己的重要部位上,坐在沙发上看着咆哮着的郑微微理直气壮地说道:“微微,我们分手吧!我们都交往了一年多了,可是你却一直不让我碰你,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我无法忍受你这样对我。”
郝良的话让郑微微冷笑了起来,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鄙夷的神色:“郝良,你的意思是说我应该像林安一样下贱才对?”
“你!”郑微微的话让沙发上的美人瞪起了眼睛,脸上露出了愠色。
“微微,我们真的不合适,除了这个原因,还有你太强势了,你总是以自己为中心,什么事情都要听你的。”
“OK,我明白了,还有呢?”郑微微苦笑了一下,她的眼睛里噙着泪水,仰起头不让眼泪流出来,郑微微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在林安的面前这么狼狈哭的梨花带雨,让林安为抢走了郝良而产生报复的快意。
被郑微微这么一问,郝良忽然愣住了,他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貌似郑微微也没有什么别的毛病了,她除了不让自己碰和强势一点以外,她拥有着美貌和智慧,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没……没有了!”
这个时候,郑微微深吸了一口气,眼睛直直地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郝良:“好!郝良,既然今天你把话说出来了,也省得我麻烦了,我其实也想分手的,你这个人根本就不合适我,我觉得你和林安这样的人还是比较合适的,一样的没有品味一样的下贱!恶心!”
厌恶地瞪了郝良和林安一眼后,郑微微迅速地转身夺门而出,她输了人绝对不能输了气势,绝对不能让林安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就在转身的那一刻,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和郝良在一起一年多了,虽然时间不是很长,但是郝良却是郑微微的初恋,她很认真地对待这段感情,全心全意地付出,没想到却换来这样的结果。在洞房花烛夜给郝良一个完整的自己,难道这也有错吗?为什么就成了分手的理由了呢?
郑微微恨郝良,但是更恨林安,这个女人还真是阴魂不散,从高中时期就开始抢自己的东西,虽然郑微微觉得自己的母亲和林安的父亲结婚,有些对不起林安和她的妈妈,但是后来郑微微了解到那是因为林安父母感情不和才会离婚的,绝对不是因为自己母亲的插足,所以最开始的那点愧疚感慢慢地消失了,郑微微觉得自己的母亲没有错,她的继父也没有错,难道那个男人就没有追求幸福的权力了吗?而林安却难以释怀,她始终觉得是郑微微的母亲抢走了她的爸爸,所以才会对郑微微展开疯狂的报复。
来的时候天空就已经乌云密布了莲秀图院,这会等郑微微哭着跑出来的时候,天地间灰蒙蒙的一片,雨已经下了起来,而且越下越大。
狂奔在雨中的郑微微,脸上的泪水已经与雨水完美的融和了,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回到家里的当天晚上,郑微微就开始发高烧,清秀的小脸烧的厉害红的像猴屁股,吃了感冒药躺在床上晕晕乎乎的,失恋让郑微微心如刀割。
第二天,闺蜜唐小茹得知了这件事情,坐在床头的她看着郑微微生不如死的样子,她一时冲动差点就要拿刀去砍了林安和郝良那两个混蛋。
唐小茹就是这么的讲义气,所以她是郑微微最好的朋友。
“微微啊,你也不要难过了,天底下又不是只有郝良一个男人,何况他又长的不怎么样!”
“可是当初你不是这么说的,你不是说郝良长的还不错的吗?”
“哎呀,那个时候我眼睛不是做手术了吗?没看清楚嘛,现在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那个郝良简直就是一个王八蛋,猪八戒!”
将郝良痛骂了一百八十遍以后,唐小茹的心里舒坦了,可是郑微微仍然很心痛,毕竟是自己爱了一年多的初恋,何况两人曾经也有过甜蜜的时光,现在分手了怎么会不伤心。
“微微,不如等你感冒好了以后我们去旅游散散心去。”
“不想去!”郑微微心如死灰有气无力。
“去嘛!去嘛!我来定机票和酒店。”
经不住唐小茹的软磨硬泡,郑微微最后还是答应了。
两天后,两人托着行李箱出现在了机场里。
三个小时后,两人已经站在了T市的海边。
望着广阔无垠的大海,郑微微的心情豁然开朗了许多。
“微微,我们下去游泳吧!”唐小茹已经迫不及待地换上了泳装下了水。
郑微微看着她微微一笑:“不了,你自己去吧,我在这里吹吹海风就好了。”
本是阳光明媚的好天气,只是对于郑微微这种心情灰暗的人来说,阳光明媚和乌云密布又有什么区别呢?
海风徐徐吹来,黑色的长发在微风中凌乱地飞舞着,郑微微的视线漫无目的地游荡着,这个时候,她的视线忽然落到了站在海边的一个男人的身上,距离很远看不清男人的模样,只能依稀看得出他的身材很棒,他的身上穿着一条四角短裤,光着上半身,小麦色的肌肤在阳光的照耀下是那么的耀眼夺目,那个男人和郑微微一样只是呆呆地站在海边遥望着茫茫大海,似乎心中充满了愁绪。
吹了一会海风,郑微微觉得头有些疼,她想先回酒店休息。
“小茹,我觉得不舒服,我先回酒店了。”
“嗯,那你回去好好休息吧!”唐小茹微微一笑,转身向海里游去。
郑微微转身往酒店走去,可是刚走了没多远,她的身后竟然传来了唐小茹的呼救声:“救命啊!救命啊!”
郑微微闻声一脸惊恐地转过身去,却看见唐小茹竟然溺水了石门情报战,她在海里惊慌失措地扑腾着,郑微微拔腿就向海边跑去:“小茹!小茹!”
等到郑微微跑到海边准备下水的时候,刚才站在岸边的那个男人竟然已经抢先一步“扑通”一声跳进了海里,在附近游泳的人也纷纷朝着唐小茹游了过去,等到众人七手八脚地将溺水的唐小茹救上岸的时候,刚才那个男人却不见了踪影,他的身影消失在了茫茫大海之中,郑微微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这人见义勇为该不会就这么英年早逝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又是“扑通”一声,有人跳进水里将刚在那个男人救了上来,这让郑微微顿时长出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唐小茹没什么大事,吐了几口海水就又活蹦乱跳了,刚才只不过是腿抽筋了而已。
郑微微转过头看着躺在一旁的男人,发现他长的不是一般的英俊,五官精致的如同上帝亲手操刀雕刻的一样,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梁,身材健硕高大,他的身旁此时正坐着一个气喘吁吁的年轻男人,看样子把他救上岸费了很大的力气。
“凌风,我说你想死是不是?”男人喘着粗气语气中充满了愤怒。
“是!”躺在地上的陆凌风回答的很干脆,双眼充满了绝望苦楚。
“就因为何小颖?”
“是!如果小颖真的葬身在这里了,那么我就去陪她,我不能让她孤孤单单一个人。”
“凌风,你不要这么悲观绝望,也许只是失踪了,何小颖的尸体还没有被找到,也许很快她就会回来的。”身旁的男人试图安慰。
陆凌风苦笑了一下:“会吗?我真的会等到她回来的那一天吗?”
两人后面说的话郑微微听不清了,她扶着唐小茹站了起来朝着酒店走去,不过从男人的只言片语中可以听出来,这也是一个为情所伤的男人,这让郑微微的心揪了起来,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2第2章上错床
回到酒店,郑微微扶着唐小茹回到了房间休息。
两人回到了各自的房间睡了一个下午,夜幕很快降临了,强烈的饥饿感让郑微微睁开了眼睛,再也睡不着了,难怪刚才做梦的时候一直梦见到处找吃的,原来是肚子饿了。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郑微微下了床走出了房间,敲开了唐小茹的门,两人一起到楼下的餐厅吃饭。
心情不是很好的郑微微点了一瓶红酒,一个多小时以后两人终于酒足饭饱了。
郑微微的酒量不是很好,几杯红酒下肚以后,她那双清澈见底的双眼此时竟然变得迷离飘渺起来,白皙的脸上也微微染上了红晕,唐小茹扶着迷迷糊糊的郑微微回到了房间,让她躺在床上休息,然后自己关上了房门离开了。
刚躺下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一声,有人给自己发消息。
郑微微伸出胳膊拿起了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有人给自己发了一张照片,而这个发件人就是林安。
眼睛直直地盯着手机里的照片,郑微微的手抖得厉害,心在这一刻紧紧地揪了起来。
照片上,林安和郝良坐在沙发上甜蜜地拥吻在一起,林安真是歹毒,竟然发来这样的照片刺激郑微微,她明知道此时郑微微一定很伤心,所以故意发来自己和郝良的亲密照片刺激郑微微那颗脆弱受伤的心灵。
林安很了解郑微微,她知道用什么样的方式能够伤害到郑微微,是的,她成功了!此时的郑微微心就像被刀割一样的难受。
抹掉才落下的泪珠,下一秒豆大的泪珠又滚落了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明知道借酒消愁愁更愁,此时想喝酒的念头却十分的强烈。
失魂落魄地从床上站了起来,郑微微走出了房间,本想去叫唐小茹,可是想想还是算了,何必让她跟着自己一起不开心呢?
独自一人走出了电梯来到了一楼的酒吧,坐在吧台前郑微微点了一杯威士忌,薄唇轻启仰起头将杯中的威士忌一饮而尽。
酒精真的是好东西,入口的时候冰冰凉,到了肚子里却像烈焰焚烧一样灼热的难受,心里觉得苦,就连舌头也是苦的。
酒精只会让人越来越糊涂混乱,郑微微记不清自己到底喝了多少杯酒,站起来的时候身体一直在打晃路都走不稳。
踉踉跄跄地走出了电梯,眯着双眼看不清眼前的事物,一切都是那么的模糊朦胧。
一只手扶着墙壁一只手揉了揉太阳穴摸索着往前走,脑袋疼的厉害卢少慈,郑微微吃痛地皱起了眉头,神智越来越不清楚。
朦胧间看见房门虚掩着,郑微微记得自己好像是住在这里的,她踉跄着走了过去,用手轻轻一推就走进了房间里。
就在推门而入的那一刻,郑微微竟然看见一个背对着自己的男人站在窗前,这一刻郑微微恍惚觉得这个男人就是郝良,她本能地朝着男人走了过去,伸出了双臂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男人,炙热的脸颊贴在了他宽阔结实的后背上。
“不要离开我!”
郑微微的举动让陆凌风整个身体一颤,他困惑地转过身来眯着眼睛看着身后的郑微微,眼中竟然闪烁着惊喜激动的光芒:“小颖,你回来了!”
一双有力的胳膊紧紧地抱住了郑微微,一股浓重的酒味扑面而来,郑微微觉得全身都发烫,可是又觉得冷,她哆嗦了起来向陆凌风的怀里钻了钻,想要索取更多的温暖,却不知自己此时抱着的高大健硕的男人根本就不是心中想着的那个人。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烟酒的味道,陆凌风此时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郑微微,竟然错把她当成了自己那失踪了的初恋女友何小颖。
这个高大的男人是谁呢?有谁这样紧紧地抱过自己呢?只爱过郝良一个男人,郝良,不要离开我,我爱你!我知道你想要我,我现在就给你好不好?你不要爱上别人好不好?
迷迷糊糊地想着,郑微微踮起脚尖寻找到两片炙热柔软的嘴唇,就把自己那娇艳欲滴的红唇迫不及待地贴了上去。
没站稳的两人一起跌到了床上,高大的身躯压在了郑微微那娇小的身躯上,淡淡的烟草气息混合着酒味充满了整个口腔,眩晕的厉害的两人看不清楚对方的样子,此时用情之深的两人都将对方当成了心中所爱的那个人。
陆凌风刚才喝了不少酒,此时他的身体很温暖甚至发烫,郑微微怕冷地紧紧地将自己贴上去,双臂紧紧地搂着陆凌风的脖子。
身上的衣物被一件件地剥落扔到了地毯上,亲吻还在继续二重螺旋。“啊……疼!”郑微微感觉到蚀骨的疼痛,痛楚慢慢地扩大,一下子撕裂一样扩散到全身,嘴角因为疼痛而痛苦地抽搐了一下,心里却是甜蜜的史瓦西半径。想喊郝良的名字,可是那点含糊不清的声音完全被陆凌风那俊朗的嘴唇封住了。
夜深情动,一晌贪欢。
当郑微微再次睁开眼睛醒来的时候,已经彻底清醒了的她竟然发现自己的身旁躺着一个陌生的男人,那个人背对着自己,虽然看不见男人的脸,但是郑微微知道这个男人绝对不是郝良。
看着被子下的自己,昨天晚上犹如一场春梦的香艳画面浮现在郑微微的脑海里,她的脑袋“轰”的一声响,郑微微惊恐地捂住了自己的嘴没让自己尖叫出来,眼泪顿时夺眶而出。
天啊!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昨天晚上竟然稀里糊涂地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做了那种事?看着床单上那一抹艳红,刺得郑微微眼睛好疼,她仓皇地下了床捡起了地上的衣服给自己穿上,在男人醒来之前赶紧离开了这个房间,郑微微狼狈地逃离,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面对这一切,郑微微很清楚昨天晚上是自己醉醺醺地走错了房间爬到了别人的床上,自己送上门的不可能叫男人负责,而且万一男人是有老婆的人怎么办?郑微微可不想成为插足别人家庭的第三者,最重要的是自己不爱那个人。
听见“砰”关门的声音响起,陆凌风微微皱起了眉头睁开了朦胧的睡眼,太阳穴突突的疼,昨晚的一切对于陆凌风来说就是一场香艳的春梦。
可是当他看见床上那凌乱的痕迹和那一抹刺眼的艳红,世纪小说这足够证明了事情真的发生了,而不是一场春梦那么简单。
困惑地环顾着整个房间,却没有发现那个女人的踪影,陆凌风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阴沉,他的双手握紧了拳头,到底是哪个不知死的女人竟敢爬上自己的床?明明吃亏的人是那个女人,陆凌风却觉得是自己,他认定的爱情是纯粹而毫无杂质的,从他爱上何小颖的那天起,他的心和身体就只能给这个女人,怎么能让别的女人染指自己的身体呢?可是昨天晚上竟然稀里糊涂地和一个女人做了那种事,这让陆凌风懊恼不已,枕头和被子都被恶狠狠地扔到了床下,他暴怒起来像一条会喷火的暴龙一样恐怖,心中对那个不知道是否还能回来的恋人充满了愧疚之情。
郑微微狼狈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坐在床上失声痛哭起来,第一次本来应该是给自己最爱的那个人,可是却稀里糊涂地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甚至自己连那个男人的样子都没有看清楚,实在是太可笑了。
这件事情郑微微没有告诉唐小茹,她现在只想赶快逃离这里忘记一切,就当作是一场狗血的春梦罢了。
莫名其妙地被郑微微拉着离开了酒店,唐小茹搞不清楚状况,只能不情愿地跟着她回到了A市。
可是事情并没有朝着郑微微预料的那样发展下去,一切并没有结束,而是刚刚开始而已。
两个月后。
“微微,我怎么觉得你最近好像变胖了呢?”唐小茹眉头紧蹙打量着郑微微。
“是吗?”
“真的!你真的胖了不少!”
郑微微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一夜竟然让自己留了种。她起初以为自己只是单纯的变胖了,可是后来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月经一直没来,看来失恋还能影响人的智商。
得知郑微微怀孕的事情,唐小茹顿时目瞪口呆:“谁的孩子?”
“我也不知道。”郑微微摸了摸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
唐小茹的嘴巴张的更大了,郑微微觉得都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了。
“什么?你不知道孩子的父亲?”唐小茹难以置信地看着郑微微说道。
郑微微只好一五一十地将那天晚上发生的荒唐事告诉了唐小茹。
听完郑微微的讲述,唐小茹做眩晕状她用匪夷所思的眼神看着郑微微担忧地问道:“微微,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会把孩子打掉!”
得知自己怀孕后,郑微微想了很久,这个孩子到底应不应该留下来,经过了一番思想斗争她最后决定孩子不能留,因为这个孩子没有父亲,他是一个荒唐的意外产物,生下来注定会被人看不起,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遭遇这一切。
“微微,你真的想好了?”
“嗯,我决定了,我会尽快安排手术,对了,这件事情不能告诉我妈!她身体不好现在还在住院,明天我去医院看完她以后就安排手术的事情。
睡到半夜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将睡梦中的郑微微猛然惊醒。她急忙打开了灯一把抓起了手机:“喂!”
“喂,微微啊,你妈她……她去世了!突发心肌梗塞,医生抢救无效……”电话另一端继父林天成的声音带着哭腔中医扬名。
郑微微赶到医院的时候,见到的是母亲那冰冷的尸体。
办完了母亲的后事以后,郑微微陷入了痛苦之中,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厄运接踵而来,半个月后董潼,林天成竟然在出差的途中死于车祸。
3第3章 相见不相识
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坚强的郑微微崩溃了,她失声痛哭,幸好这个时候身边还有唐小茹这个挚友陪在身边给她安慰。
亲人的离世给了郑微微沉重的打击,却改变了郑微微的一个决定。
“小茹,这个孩子我想留下。”郑微微的脚已经迈进了手术室,却又忽然停下来。
唐小茹困惑地看着她:“微微,你真的想好了吗?这个孩子没有父亲的!”
“可是他有我这个母亲啊杨肸子!我会好好地爱他!而且我现在只有他这一个亲人了,我已经失去了父母汤姆布雷迪,不能再失去这个孩子了。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我会把他生下来!”郑微微眼神坚定地看着唐小茹说道。
没有爸爸的孩子虽然可能会不幸,可是郑微微觉得自己没有权力剥夺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权力,就算没有父爱,她会用自己的全部去补偿这个孩子好好爱他。
七个月后,孩子平安健康地落地了,是一个男孩子,六斤三两。
看着怀中那个闭着眼睛可爱的小东西,想着他的身上流淌着自己的血液,郑微微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她很庆幸自己没有将这个孩子打掉,他真的是太可爱了!郑微微给孩子起了一个名字,他叫郑文迪。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四年后。
孩子在慢慢地长大,会说话了,然后会走路了,接着就上了幼儿园。看着一天天长大的儿子,郑微微发现自己的儿子越长越帅,他长的不像自己,倒是和那个连样貌都不知道的老爸长的很像,郑微微看着儿子的时候常常会想海南驾培网,那个男人一定也长的非常的英俊潇洒,这孩子是遗传了他父亲的优良基因,而且郑微微发现儿子特别的聪明,自己教给他的古诗,只需要朗诵两三遍,这孩子竟然就能背诵下来,真是个天才宝宝,虽然郑微微自认为自己也不笨,但是绝对达不到儿子这种水平,想必他的老爸一定也很聪明。
这几年的时间郑微微一直留在家里照顾孩子,因为父母去世以后留给了自己一点积蓄,陈凯师但是也不能坐吃山空,所以孩子送到幼儿园以后,郑微微就找了一份工作,在一家电子公司做会计的工作。
这几年不管郑微微有多辛苦,她都没有想过去找那个男人,那天晚上本来就很混乱喝的酩酊大醉的,天亮以后又惊慌地逃离了那个房间,根本就不知道那个男人的样子,根本就无从找起,再说郑微微也不想去找,谁知道那个男人是不是已经有了家庭,况且自己又不爱那个男人。
所以这么长时间以来,郑微微都是一个人照顾儿子,不过幸好还有唐小茹这个干妈疼爱,郑微微觉得这就足够了。
坐在办公桌前,郑微微那纤细的手指噼里啪啦地敲击着键盘,今天要加班,所以她将去幼儿园接儿子的任务交给了唐小茹。
就在郑微微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急促的手机铃声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郑微微一把抓起了手机双眼直直地盯着电脑屏幕,看都没看手机的来电显示就直接说道:“小茹,孩子接回来了?”
“您好,请问您是郑文迪的妈妈吗?”一个清脆的女声在电话的另一端响起,但是却不是唐小茹的声音,这让郑微微顿时神色一滞,她这才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发现是儿子的幼儿园老师。
“是张老师啊,您好,我是郑文迪的妈妈。”
“我打给您是想问一下,为什么还没有人来接郑文迪呢?其他的小朋友都已经回去了,只有郑文迪还没有人来接。”
张老师的话让郑微微愣住了,唐小茹明明说过会去接孩子的。
“没有人去接孩子吗?我以为我的朋友去接了,不好意思啊张老师,我这就去接孩子,我马上赶过去!”郑微微的语气很急促,放下了手机她拿起了包飞快地跑出了办公室,跑到了楼下急忙拦了一辆出租车向幼儿园赶去。
红太阳幼儿园门口此时站着三个身影,张老师和郑文迪,旁边还有一个五岁的小女孩。
一辆劳斯莱斯停在幼儿园门口,这个时候一个高大俊朗的身影从车上下来走到了张老师的跟前:“张老师,我来帮我姐姐接孩子。”陆凌风礼貌地笑了一下,声音富有磁性十分的好听,说着他的视线落到了那个小女孩的身上:“沫沫,跟舅舅回家吧!”
可是小女孩的脸上却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她转过头看着身旁的郑文迪稚嫩的声音响起:“小迪,你妈妈为什么还不来接你啊?”
“我妈妈工作忙,她很快就会来的。”天真可爱的小脸上没有一丝委屈的神情,说起话来像个小大人似的,十分的懂事。陆凌风的视线落到了郑文迪的身上,不知道为什么当视线落到这个孩子的身上的时候,他竟然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而且觉得这个孩子的眉眼间竟然和自己有几分相似。
“沫沫,我们走吧!”说着陆凌风拉起了阮沫沫的小手,却被这个小家伙给甩开了:“不要!舅舅我想留下来陪着他一起等他妈妈来!”她扬起稚嫩的小脸语气坚定地对陆凌风说道。阮沫沫的话让张老师和陆凌风一愣,这个时候,张老师开了口:“沫沫乖,你跟舅舅先回去吧,这里有老师陪着郑文迪小朋友就可以了。”
“不要!我要留下来陪他!”小丫头倔强地坚持留下来,在幼儿园里,她最喜欢和郑文迪一起玩,也许这就是因为两人有血缘关系,所以才会有着一种亲切感。
陆凌风很了解这个小丫头的脾气,她可是家里的掌上明珠,陆凌风谁都不怕,就怕这个小丫头,那闹起脾气来可让人够受的。可是顺着她也不行,家里人都在等着回家吃饭呢,再晚一点恐怕就会堵车了,再者说谁知道那个来接孩子的女人什么时候赶过来,这让陆凌风的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沫沫,你跟你舅舅回去吧!我妈妈马上就来了,有张老师陪着我呢!我没有问题的!咱们明天见!”说着郑文迪小朋友抬起手挥了挥小手,不等阮沫沫反驳什么就直接下了逐客令:“叔叔再见!沫沫再见!”
郑文迪人小鬼大超级家丁,年纪不大却很懂事,陆凌风不禁对这个小男孩多看了几眼,真是奇怪了,怎么越看越觉得这个小男孩长的像自己呢?
“沫沫再见!”张老师清秀的脸上满是灿烂的笑意。
“沫沫,跟老师再见,我们回去了。”陆凌风牵着阮沫沫的小手冲着张老师笑了笑,小家伙这才不情愿地挥了挥手:“张老师再见!小迪再见!”
陆凌风打开了车门,两人回到了车子里,系好了安全带以后,他发动了车子绝尘而去。
与此同时,一辆出租车在这个时候迎面行驶了过来,车子里的人正是郑微微。
出租车在幼儿园门口停了下来,郑微微急忙打开了车门从车子里下来。
“不好意思啊张老师,我来晚了。”郑微微一脸歉意地看着张老师说道。
“没关系的,你赶紧带孩子回去吧!我走了!小迪再见!”
“张老师再见!”
郑微微牵着儿子的小手回到了出租车里,今天这么晚才来接儿子,郑微微心里很愧疚。
“小迪,对不起妈妈来晚了!”
搂着儿子的小脑袋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郑微微的脸上洋溢着母性的光辉。
“没关系的,我知道你工作忙嘛,我可以等你的。”
将儿子紧紧地搂在怀里,郑微微的脸上满是幸福的笑意,儿子的懂事让郑微微很欣慰,作为一个单身母亲真的很不容易,但是再苦再累郑微微都觉得值得,只要看见儿子那稚嫩可爱的小脸灿烂阳光的笑容,郑微微的心里就觉得很幸福。
三天后,陆凌风没有想到那个小男孩竟然会出现在自己家里无尽的沉沦。
因为今天是阮沫沫的生日,她特意邀请了几个关系不错的小朋友来家里玩,郑文迪也在邀请名单之中。
放学以后,司机将前来参加生日派对的几个小朋友一起接到了陆宅。
“这里就是我家了!我们进去吧!”阮沫沫一脸兴奋地走在前头,身后跟着三个小朋友。
走进了这座富丽堂皇的别墅里,郑文迪的大眼睛顿时瞪着圆圆的,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宽敞的房子,光是客厅的面积就比自己家还要大,简直像座宫殿一样。
为了给自己的宝贝外孙女庆祝生日,陆振鹏和王兰可是准备了不少生日礼物。看见自己的宝贝外孙女回来了,老两口乐呵呵地急忙说道:“沫沫,回来了。”
“外公外婆,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些是我的朋友。”走到沙发前,阮沫沫兴高采烈地将自己的好朋友一一介绍给两个老人:“这是张鹏……这是郑文迪。”
陆振鹏和王兰的视线落到郑文迪的身上的时候,两人的身体重重地一颤,那是血浓于水的亲情,眼睛看着郑文迪满是直愣愣的神情。
王兰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看着这个孩子竟然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郑文迪是个懂事有礼貌的孩子,阮沫沫介绍完他就奶声奶气地喊了一声:“爷爷奶奶好!”
看着这么可爱懂事又和自己的儿子长的很像的孩子,老两口的心中不禁生出了怜爱疼惜之情,这个孩子真是越看越喜欢。
王兰情不自禁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了郑文迪的跟前蹲下了身子,伸出手摸了摸他那稚嫩可爱的小脸:“你叫郑文迪?”
“嗯,奶奶好!”小脑袋使劲点了两下样子可爱极了。
就在这个时候楼上响起了脚步声,陆凌风单手插在裤兜里从楼上走了下来。
看见陆凌风出现,阮沫沫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舅舅!我的朋友们来了!”
“是吗?那还不快点请你的朋友们去吃好吃的!”陆凌风微微一笑走到了沙发前坐了下来,这个时候他再次看见了那天在幼儿园门口见到的那个小男孩,视线扫过他的脸,陆凌风的心中竟然涌起一股非常亲切的感觉,总觉得这个孩子好像和自己很熟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似的。
4第4章 亲子鉴定
阮沫沫招呼着几个小朋友去餐桌前吃东西,几个小朋友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餐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小零食和水果学堂威龙。
陆凌风坐在沙发上怔怔地看着郑文迪,王兰和陆振鹏两人面面相觑。
“凌风,我问你一件事情,你在外面有女朋友吗?”王兰看了看陆凌风,眼神又飘到了郑文迪的身上,她的心中充满了困惑,因为郑文迪跟陆凌风长的实在是太像了,简直就是陆凌风小时候的翻版。
“妈,您问这个做什么啊?”陆凌风翘着二郎腿茫然地看着王兰,虽然觉得郑文迪眉眼间和自己很像,但是他却没有往那方面想,毕竟茫茫人海中见到一个和自己长的相似的人就觉得是自己的儿子,这实在是荒唐了点,人有相似这也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凌风,你有没有觉得那个叫郑文迪的小男孩和你长的很像倒鸭子啊?”王兰神秘兮兮地凑到了陆凌风的身旁,眼睛时不时地看向郑文迪。
“妈,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两个人长的相像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此生未完成。”陆凌风不以为然。
“凌风,我是你妈,你小时候长什么样子我最清楚了,这孩子简直就是你小时候的翻版啊!实在是太像了。”说着王兰转过头看着身旁的陆振鹏:“老公,你说是不是?”
“是啊,我也觉得这个孩子长的实在是太像你了,和你小时候的样子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凌风,你该不会是在外面和哪个女人有了孩子吧?”
陆振鹏的话让陆凌风神色一滞,他的思绪顿时回到了五年前的那个夜晚,自从何小颖失踪以后的这五年时间里,陆凌风根本就没有碰过任何女人,除了那晚那个连样貌都不知道的女人。
陆凌风的心顿时如坠冰窟脸色阴沉起来,该不会这个孩子真的是自己和那个女人生的吧?难道那荒唐的一晚让自己有了一个孩子?
陆凌风匪夷所思地转过头愣愣地看着餐桌前有说有笑的郑文迪,这个孩子会是自己的儿子吗?
“凌风,你倒是说话啊!到底有没有和哪个女人做过那种事?”
王兰看着陆凌风发呆,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思绪。
“有过!”
陆凌风艰难地吐出了这两个字,这是一段被尘封不愿被回忆起的往事,陆凌风觉得耻辱对不起心中的爱人何小颖,现在旧事重提,他的脸色很不好看。
王兰却是一脸兴奋,陆凌风的话让她顿时精神抖擞起来:“我去试探一下。”说着王兰起身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朝着餐桌走了过去,她在郑文迪的身旁坐了下来,一脸和蔼可爱地看着郑文迪露出了慈祥的笑容:“郑文迪小朋友啊,奶奶问你一个问题好不好啊?”
“好啊,奶奶您想问什么啊?”郑文迪奶声奶气地看着王兰笑盈盈地说道。
“你能告诉奶奶你爸爸是做什么工作的吗?他在什么地方上班啊?”
王兰的话音刚落,郑文迪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他垂下了双眸,眼睛里的光芒也黯淡了下去。
“我没有爸爸!”
一句话让王兰的心中顿时乐开了花,她急忙问道:“你爸爸呢?”
“我也不知道,从我出生以后就没有见过他,妈妈说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小嘴厥的高高的,脸上写满了对爸爸的思念渴望之情,看了让人心疼。
王兰越来越坚信这个孩子和陆凌风有关系,她一激动竟然一把将郑文迪搂进了怀里,这让郑文迪愣住了,一脸的不知所措。
“太好了!太好了!”王兰紧紧地抱着郑文迪,还算光滑的大手在他的脑袋上来回地摩挲着非诚勿语,心中激动兴奋不已。
不过一切都还是猜测,现在唯有做了亲子鉴定才能确定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陆凌风的孩子。
王兰放开了呆若木鸡的郑文迪笑盈盈地看着他说道:“文迪球衫堂啊,多吃点!想吃什么跟奶奶说!”
“嗯,谢谢奶奶。”郑文迪茫然地看着王兰点了点头。
回到了沙发上,王兰的脸上满是激动兴奋的神色:“凌风,老公,这个孩子说他没有爸爸,我觉得他十有八九就是凌风的儿子,我们做个亲子鉴定吧!”
“对对,等会那孩子用过的餐具咱们留着,然后拿去做亲子鉴定。”陆振鹏急忙笑着说道。
一直渴望抱孙子的两人十分的兴奋,可是陆凌风的脸色却十分的阴郁。对于他来说,这个突然出现的孩子实在是太意外荒唐了,他不是自己和爱的人所生的,反而是自己背叛了何小颖的证据,陆凌风对这个孩子有着一种复杂的感情。
吹灭了蜡烛吃过了蛋糕,众人将准备好的生日礼物纷纷送给了阮沫沫,郑文迪在郑微微的陪同下,用自己的零花钱给阮沫沫买了一个可爱的蝴蝶发卡。
在好朋友和家人的祝福歌声中,阮沫沫过了一个愉快难忘的生日。
其余几个小朋友由司机一一给送了回去,陆凌风觉得自己有必要亲自走一趟,去见见郑文迪的母亲,所以他亲自开车将郑文迪送回家。
车子停在了一栋居民楼下,陆凌风转过头看着身旁的小家伙:“你家就住在这里吗?”
“嗯,我们家住在这里。”
“那我们上去吧,我送你回去。”
打开了车门两人下了车子,走进了大楼里。
站在电梯里的时候,陆凌风双手插在裤兜里,看着不断变化的数字,他的心情竟然说不出的沉重。
真希望那个女人不认识自己,和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电梯在5楼停了下来。
“我家就住在这里。”郑文迪笑容满面地指了指502房间。
“哦,原来是这里啊!”陆凌风走到了门口抬起手按响了门铃。
听见“叮咚叮咚”的门铃声响起,正准备打电话的郑微微急忙走到了门口。
打开门的一刹那,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极其英俊的面孔,这张面孔和郑文迪还是那么的相似定风猴。
郑微微直愣愣地盯着门口的陆凌风,而此时陆凌风也困惑地看着郑微微,在脑海中搜寻着关于这个女人的记忆。
可是那晚喝了太多的酒,情绪十分的糟糕,脑海中一直想着的又是何小颖的样子,所以陆凌风的记忆中没有眼前这个女人的存在翊洁。
“妈妈!”
稚嫩的声音打破了沉默,让郑微微回过神来,她急忙弯下腰将郑文迪抱了起来:“文迪回来了!”
“你好,我是陆凌风,阮沫沫的舅舅。”陆凌风礼貌地笑笑向郑微微介绍自己的身份。
“你好,谢谢你送文迪回来,如果不着急回去的话就进来喝杯东西吧!”
“好啊,谢谢。”
陆凌风想进一步了解一下这个女人,所以他推门走了进来,换了鞋子坐到了沙发上。
郑微微将怀里的孩子放下,然后一脸笑意地看着陆凌风说道:“您先请坐吧,我去给你倒水。”说完她转身走进了厨房。
郑微微右手拿起了水壶,一边倒水一边想着陆凌风,她的心中同样充满了疑惑,这个男人竟然和自己的儿子长的这么像,会不会他就是那个男人呢?
郑微微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她想了想又摇了摇头觉得可笑,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五年都没有打算去寻找的人,却在今天晚上自动送上门来了,怎么会这么巧呢?也许只是长的相像罢了,曾经还有人说自己和某个女明星长的很像呢!郑微微自嘲地笑了笑,端着倒好的茶水转身走出了厨房。
“不是什么好茶,解解渴还是可以的。”郑微微有些不好意思将茶杯放到了陆凌风的面前。给陆氏集团的继承人喝这样的茶水,郑微微觉得很不好意思,可是家里只有这样低廉的茶叶,她也没有办法。
陆凌风倒不是一个矫情的人,喝惯了好茶也不至于喝不下这样的茶水,他端起了茶杯礼貌地笑笑:“你言重了,茶很香。”说着他薄唇轻启抿了一小口。不过陆凌风可不是来喝茶的,今天他可是有正事要办的。
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抬起看着郑微微微微一笑说道:“今天晚上我外甥女的生日过的很开心,能有这些好朋友给她过生日她觉得很幸福。”
“不知道小迪送的礼物是否合沫沫的心意醒脑再造丸?”
“她很喜欢,谢谢。对了,你一个人在家吗?小迪的爸爸还没有下班吗?”陆凌风看着郑微微试探性地问道。
陆凌风的话让郑微微的神色一滞,孩子的爸爸是她最不愿提及的伤痛。
对于一个不熟悉的人,郑微微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向他解释的那么清楚,就随口敷衍道:“他不在,去了很远的地方出差。”
陆凌风觉得郑微微一定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看她那忧郁的神情就知道。
“我该告辞了,谢谢你的茶水。”说着陆凌风起身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郑微微面带微笑地将他送到了门口。
离开郑微微家里以后,陆凌风系好了安全带绝尘而去。
虽然郑微微这张俊俏的脸蛋没有出现在自己的记忆中,但是陆凌风并不敢肯定这个女人和自己就没有关系,现在只能等亲子鉴定的结果出来才能知道真相。↙↙↙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