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个人简历范文一本在风浪中颠簸出来的渔村团刊 口述历史17--孙和军海洋历史文化工作室

全部文章 admin 2015-10-06 161 次浏览
一本在风浪中颠簸出来的渔村团刊 口述历史17:-孙和军海洋历史文化工作室

(迈步毛峙码头泥涂上)
1992年,我在小沙毛峙渔业村担任团总支书记,发起村里的几个文艺骨干和团员青年,创办了一份团刊《毛峙风》,给出海捕鱼、在外打工和留在村里的团员青年营造了一条互相联系的纽带。
毛峙村团总支原是毛峙村团支部,1991年之前团员只有不到10个在册的名额,随着团支部班子成员的理顺和团员活动的开展,团工作影响扩大,在新建起的毛峙村委办公大楼里,争取到了一个团青办公室,一间图书室,一间乒乓室,在村电影院和毛峙小学建立了两个文娱活动基地千金绑架案。通过织网比赛、羽毛球比赛、阅读征文、年终文艺演出、赠送团员生日礼物、春(秋)游、扫雪清路、为老人挑水(当时全村生活饮用水只有设在村办公楼院子里的一个水龙头)、出墙报、评选青年突击手、开展“知村”“爱村”“兴村”等活动,吸引了一批渔业前线的青年和在后方织网厂、养殖场、医院、学校、金鹰公司等工作的青年,还有一些个体承包户和个体经营户,甚至在外地打工的青年也纷纷要求加入共青团。到1992年,毛峙渔村团员队伍扩大到60名左右,于是在小沙镇团委的指导和村党支部的支持下,同意成立共青团小沙镇毛峙村总支委,并进行团员代表大会。选举我担任总支书记,张晓飞、徐晓军为总支副书记。下设三个支部,各设支部书记1名,支部副书记2名。每个支部20名团员。

(在毛峙村委)
组织建立了,架构也基本完善了,但是毛峙村的团员毕竟分散在十多个工作岗位上,尤其是一部分人长年下海捕鱼或外出谋生,人员难以集中,一定程度上还是制约了团的活动的开展,之前这么多年来,团组织也一直处于瘫痪和半瘫痪状态之间,需要一条纽带联结团员青年。
这条纽带就是《毛峙风》。
《毛峙风》创办之初叫《毛峙村貌》,第3期开始就改名《毛峙风》了。那时国内编刊用的电脑和激光已经普及,而在偏僻的渔村却还是靠蜡笔、蜡纸和钢板。《毛峙风》每月一期,每期十几个栏目,16K纸40多页码,稿源全部来自村里的共青团员。团员队伍文化基础薄弱,除了一两个高中文化程度的团干部外,在组稿的同时,更多的还要向这些团员辅导如何写稿,分配各栏目的写稿任务,然后催稿、选稿、改稿,有时侯这一程序还要重复好几次。
有了稿子,接着便是刻蜡纸,由我和另一位团干张晓飞共同完成牛熊交易室。刻蜡纸有讲究,着笔须有适当的力度。太轻,则印来不明;太重,则恐划破了蜡纸。字号小的尚可按蜡纸中框定的小格子写;若写字号大的,则须注意横直行字体的整齐与规范。善写仿宋体的则须顺着钢板中细小的纹路,角度稍有偏移,则出现软笔、歪笔。写仿宋体字需有耐力,一笔一划,并且得随时调整蜡纸与钢板的角度,不花个把钟头是不易刻好一张的,如果讲究些线条、边纹和图案,则需花更多的时间。


那时折腾岁月,我们每次出海至少半月,正常天气下在陆上的日子一月至多三四天。所以我经常把刻写工具和文稿带到船上。我一般利用中午2个小时和晚上九点以后的时间编刻。有时要去舱板上捡鱼货,有时晚上进行对网生产,则只能利用对网张开之际的半个小时时间。一般一整夜捕七网,我就利用七个30分钟的时间进行刻写。这样晚上就没有一分钟睡眠了。一个人钻在狭窄的舱铺里,俯卧铺上,胸部垫块枕头,在灯下很吃力地刻。灯光忽明忽悠,蜡纸上的线条和钢板上的纹理总是在费了不少神后才对齐。俯的时间长了,便觉眼花头晕,疲惫不堪。个人简历范文碰上有浪,船体左右摇晃,上下起伏,每刻一字或每刻一个笔划,都须瞄准火候。比如刻一横,力作用于笔端,而船体偏是向右倾斜,则往往导致蜡笔又借船向之力,划出一个长长的“——”来,甚至因此划破了蜡纸。此时的苦衷,又岂是未曾亲身体验过的人所能理解得了的?当时共青团定海区委的一位干部在得知《毛峙风》的编刻过程后,颇有感慨地说:“这是一本在风浪中颠簸出来的渔村团刊,恐怕全国仅有。”时任团区委书记韩贤清也曾去毛峙村考察团工作开展情况,不巧因我出海在洋面上,未能碰面。
我当时还被村民代表大会选举为村委会副主任,但因经常出海,许多事情通过船上与村电讯室的电台(单边带)进行联络。在这些联络当中,我交代最多的是团总支的工作,因此,当时在织网厂上班的团总支副书记张晓飞只好在接到村电讯人员的电话后,步行十来分钟来村电讯室,通过单边带与我交流、商讨工作。




蜡纸刻好了,就利用渔船拢洋的机会,带着2个团员青年,骑上自行车,跑到十里以外的小沙镇团委,在手推式油印机里一张一张的推印出来,然后分页、装订成册,60多个团员加上有关领导、部门,人手一册,确实很耗时间和精力。尽管如此老纪传奇,从来没有任何原因延迟出刊。
在渔村办团刊,非专业,无一分钱报酬金蜘蛛轴承网,全是凭热情、讲奉献,有时还要倒贴自己兜里的钱。但是再苦的差使,只要乐意干,也就成了乐趣。以苦为乐,确是一种奇妙的境界。用心投入绯色异闻录,把编团刊当作制造一个艺术品皇家娱乐指南,细细雕琢、细细品味,一种惬意和快感便油然而生。
在这本《毛峙风》团刊中,我发表了几篇自己撰写的如何发展毛峙村级经济以及毛峙村分片规划的文章,当时毛峙村并没有路名,我的那几篇文章也一度让小沙镇的某些领导关注晶卡风暴。后来,我发现毛峙村地名路名等上牌后,有些名字取得与我当初的设想不谋而合。


(封面设计王敏杰,上图“毛峙风”三字和下图“毛峙”两字为张帆题写,下图“风”为王敏杰手笔)
1993年我到定海捕捞队渔轮上当报务员,离开了毛峙,《毛峙风》随之也停刊。而差不多同时,团中央主办的《中国共青团》以“基层风景线 渔乡青春潮”为栏目大篇幅专栏推介了《毛峙风》办刊的全过程,选登了《毛峙风》部分内容。其中中国共青团中央研究室署名榆夫的作者以《扑面清新<毛峙风>》为题写了一篇千字评论。他首先写到了对《毛峙风》的印象感观:
翻开《毛峙风》,夹带着东海渔乡生猛海鲜的活力,一股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是一份油印的刊物。在这激光与电脑已被普遍使用的时代帕尔萨斯,人们似乎忘记了还有过这样一种印刷术刘国生。
与琳琅满目、各具风姿的众多团刊相比,她尽管显得稚拙、简陋,甚至于近似原始白昌洙,却也有别一种惹人喜爱的风情。
之后官运平步青云,介绍《毛峙风》的栏目和来源:
匆匆浏览一过,卷首语丝、村讯短波、社教纵横、团青园地、支部生活、刊授团课、新闻瞭望、渔家顾问、法律问答、渔乡风情、文学沙龙……朵朵鲜花,簇簇芳草,已给人山阴道上之感。
《毛峙风》从何吹来?她来自浙江省舟山市一个小小的渔村——毛峙。
确实,毛峙村团工作开展情况如何,从《毛峙风》这一滴水中可以看到整个海洋。1992年底,《毛峙风》出刊12期,在这一期上乐轩卡盟,我作为主编,如此倾述道:
注定了要我们啃馍馍,再冷再硬也得一口一口地往下咽,注定了要我们登高峰,再陡再险也得一步一步向上攀。
十二只馍馍总算啃下来了,但接下去的十二只呢?还得啃。
生活是啃出来的,日子是啃着过来的北纬31度。……
啃馍馍的日子还会很长很长,要攀登的山峰还会很高很高,但是不啃则饿,不进则退。谁若驻足回首,谁必将落伍于如斯时代婆媳大事!
榆夫的文章里也引用了我的这番倾述,最后以感慨结尾:
哦!潘南奎多么执着而可爱的毛峙人!多么清新而刚劲的《毛峙风》!



在《中国共青团》这一专栏里朱明国简历,还推出了《毛峙风》的部分栏目和文章,比如“团青园地”栏中的《毛峙村团员职业分布状况》、“支部生活”栏中的《第五次总支委扩大会议决议》、“活动设计”栏中的《访问团员家庭 沟通两代人》、“文学沙龙”栏中的《歌赞你肛塞吧,渔民》,以及“团苑之花”中的各种活动花絮。
这也算是对我创办、主编渔村团刊《毛峙风》最大的奖赏了。
如今回忆这段岁月,缱绻之情,意犹未尽。









(部分刊登在毛峙风上的本人文稿手抄本)
孙和军海洋历史文化工作室微信号:15905801619(欢迎转发转载 敬请注明出处)
孙和军。网名海山坐忘。舟山自由岛民。已出版海洋历史文化散文集《走读千岛》系列五部。人物传记《复滃风云》。诗集《蓝色图腾》。随笔《坐忘斋笔记》。与人合作编著《西方人眼中的近代舟山》《海上门户舟山》《东极之光》等。编著《画说新城》《金塘印迹》《流韵白泉》等舟山各地人文历史类书籍30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