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中国十大妖男一文读懂中国经济这几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提灯照路

全部文章 admin 2017-04-17 237 次浏览
一文读懂中国经济这几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提灯照路
北京冬季多雾霾,是这些年才有的事儿,但夏季多暴雨,却是自古以来。根据历史统计,元朝时北京发了48次大水,明朝时发了104次,清朝时发了128次,平均两年一次水患,每次都积水盈尺,满城皆涝。建国之后,水患虽有所减少,但每逢天降暴雨,从东城西城到通州大兴,各区都会严防死守,如临大敌。全城唯一没压力的地方,就是故宫。
2016年7月20日,帝都再次大雨倾城,大部分城区严重内涝。躲在家里的人们发现,建成六百年的紫禁城,居然极少有雨潦致灾记录,即使暴雨如注阿部高和,地面也极少有积水。于是,故宫的那些明沟暗渠、蓄池洞眼、吐水螭龙,再次登上头条热搜,人们一边称颂着老祖宗的智慧,一边发表着对现代城市的不满。
但真实的原因却非如此。故宫古老的排水系统,并不比雨污分流管道纵横的现代排水系统先进,历年不涝,其根本在于地势高。整个紫禁城,地基全都用粘土和碎砖垫高夯实,三大殿底下更是加垫了十五层城砖,使得故宫区域的海拔比周边整整高了两米。每逢下雨,积水排入内外金水河,而一旦水涨过限,河内的积水便向其他区域泄洪,尤以地势低的南城最甚。
明清时的北京,南城居住的多是市井草民,贩夫走卒,而北城多是深宅大院冯溪,皇亲权贵,这是因为整个北京城呈现西北高东南低的走势,北城一向被认为是“上风上水”,而中间皇城又被垫高,所以每当水患,皇城的地面仅能湿鞋,南城水位却常没膝过腰,贫苦百姓的那点儿家当,被雨浸水泡,苦不堪言。
所以,老祖宗在几百年前就试图告诉我们:一旦天上发大水,显贵巨富们通常居于高处安然无恙,穷人家的财产则只有被水淹贬值的份儿。这个规律历经改朝换代,依然适用。
01
故宫南门—午门正西3.5公里处,便是坐落于金融街的建设银行总部大厦。建行总部的西面紧贴着西二环,西北面便是西二环跨越广宁伯街的月坛南桥,繁忙的十字路口车流如梭。据说在风水学上,这叫做“路冲煞”和“天桥煞“,是财气的死地。1993年北京金融街开始建设,建行分到这块地,并没有抱怨牢骚,而是在建筑方案上做文章,以图绝地逢生。
94年设计方案定稿,95年开工建设。据风水圈分析,大楼仿照商周时代的四足方鼎而建,楼顶四个方向形如葛洲坝水闸,意为财源滚滚而来;西北角呈两把尖刀之状,以应对西北方位的煞气;外立面通体玄黑,黑色五行属水,有得水催财之意;门口放置了一对号称中国最大的汉白玉貔貅,更是化煞旺财。于是,煞地被转化为宝地,而时任建行老大的王姓行长,之后更是奔赴大江南北多次救火,化解过无数的“死局“。
四年之后的1998年4月,大楼正式交付使用,而在这之前的两个月,王行长却临危受命,远赴南方处理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破产之事,待他再次回到北京,已经是战功显赫厚望在身传奇进化。而接替他的新行长,便成了这座转煞为宝的大厦的第一任主人,他就是日后从建行行长直升证监会主席,并最终主政中国人民银行,担任行长十五年之久的周小川。
周小川早年留学美国,国际视野开阔,身上具有很多国内官员没有的特质。通过媒体的捕捉,他的很多个性都展现在公众面前,使央行形象褪去了不少刻板僵硬的色彩,比如“只需国家队让四个球“的羽毛球水平、跨界出版的《音乐剧之旅》、两会上佩戴的Nike+表带苹果手表、以及达沃斯论坛上露出的条纹秋裤。
但央行行长的位置毕竟十分微妙,一举一动都会掀起滔天巨浪张玉京,所以滴水不漏和不动神色,是全球央行行长们共同的自我修养。格林斯潘是此中翘楚,他曾说过:”如果你觉得听懂了我说的话,那你一定是想错了。“这让他长期处于薛定谔状态。1996年,已经做了9年美联储主席的格林斯潘向小他21岁的女友求婚,但他那模棱两可充满暗示的语言,让女友误以为老头儿要跟她分手。
中国国情却是不同,人民群众更喜欢坦诚和说大白话的领导。2015年3月,周小川表示:“资金进入股市,也是支持了实体经济。”于是股市烈火烹油,越烧越旺。2016年2月,周小川表示:”个人住房加杠杆,逻辑是对的八两金儿子。“于是,老乡们纷纷入场崇明生活网,发起了前所未有的“涨价去库存“运动。到了2017年10月,却拐了个弯儿,又说了最后一句让全民热议的话:”中国要重点防止明斯基时刻”。
媒体对这句话的解读连篇累牍,带动了Hyman Minsky的书在京东上又多卖了几百本卢芹斋,但迄今为止,也没有人搞清楚这句话背后究竟是什么意思。那些擅于撰写债务危机的经济评论家,并没有跳出来接茬,因为他们早就在一轮又一轮的打脸中销声匿迹晏子辞千金。当前,“成熟”的投资者对债务发表看法时,两句时髦的话经常挂在嘴边:”不要过于注重长期问题,这样不利于短期赚钱”和“长期来看我们都会死的。”
不过在几年前,舆论对明斯基时刻的关注可比现在大的多。2013年底,外媒和经济学家们就一阵喧嚣,认为中国债务进入庞氏阶段,国内更是风声鹤唳。2014年3月,摩根斯坦利的两位经济学家Cyril Moullé-Berteaux和Sergei Parmenov则直接宣告了明斯基时刻即将降临中国,将这场讨论推上了高潮。近4年过去了,国内经济波澜不惊,GDP增速甚至有望重新回到7%,几乎没人相信中国面临Minsky Moment。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02
Hyman Minsky在20世纪80年代,结合凯恩斯和费雪的理论,提出了“金融不稳定假说“,并将投资/债务的关系做了三个阶段划分:①Hedge Finance(套期融资)②Speculative Finance(投机融资)③Ponzi Finance(庞氏融资)。其中现金流可以覆盖债务本息是①,现金利只能覆盖利息的是②,只能靠借新还旧的是③。如果一个国家的债务进入到②和③的阶段,则意味着金融体系极不稳定战友无声,随时会爆发危机,并陷入漫长的去杠杆周期。
明斯基于1996年去世,生前他只能算是非主流经济学家,名气并不大。1998年,俄罗斯债务危机爆发,PIMCO的Paul McCulley用“明斯基时刻“这个词来形容这场危机,这才使他的理论名扬天下。之后2007年爆发的次贷危机,使Minsky Moment这个词更加深入人心。
债务比例不断攀高的中国,自然是明斯基信徒最好的观察标本。每隔几年,就有人拿它往中国身上套。2013年的中国,在很多方面的确符合明斯基理论中Ponzi Finance阶段的特点,比如高企的非金融企业负债水平、难以监管的影子银行、寅吃卯粮的地方融资平台等。
6月份,在央行有意无意的驱动下,市场爆发第一次钱荒,上证指数砸到1849点,到了12月,第二次钱荒爆发,长期持有“中国崩溃论”观点的人,借着对Minsky Moment的讨论,对中国经济做了最后一次系统性批判,再加上积重难返的产能过剩和“虚高“的地产价格,国内外对宏观经济一片悲观。
上述问题在中国都切实存在,也非讨论的禁区,稍有经济常识的人就会充分了解。但世人不太了解的是,中国财政决策“工具箱”里的工具之丰富,回旋余地之大,执行能力之强,是其他西方国家无法企及的。这些工具的使用,西方经济学体系通常无法理解,因此经常招来广泛的批评。
但洋人的批评是一回事,道路自信是另外一回事,就如周小川有一次在钓鱼台国宾馆,跟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英国的央行行长Mervyn King打完网球后吃晚饭,两人聊起中国向西方学到了哪些东西,周想了想说:我们学到了很多,比如用竞争和市场发展经济,但我觉得,你们至今仍没掌握货币和银行业的窍门。
2014年下半年,在新的领导班子上任两年之际,内部障碍逐步清除,中财办开始从幕后走到台前,扮演财税中枢的角色,那些工具和窍门,也到了该拿出来用的时候了。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中枢机构牵头发起了两场战役,在这两场战役中,无数人的命运为之改变。
03
2014年对于孙宏斌来说点灯山,似乎是个高开低走的年份。5月份,融创以63亿元入主陷入困境的绿城中国,在发布会现场,宋卫平脸色低沉颇具悲情主义,孙宏斌满脸通红但神情谦卑,努力压抑自己的兴奋之情。但到了12月,绿城过了最困难的时候,宋卫平却在这时候反悔,交易被迫分手,孙宏斌在内部讲话上挥别绿城,居然数度哽咽。
但收购绿城的失利,并没有打乱孙宏斌加速杠杆式扩张的脚步。彼时的房地产市场,远远谈不上景气,一线城市已经沉寂两年,二三线库存高企,在2014年6月23日,差不多正好是“钱荒”后的一周年,人民日报刊登了万科总裁郁亮的文章:《我国楼市进入“白银时代”》,明确了万科采取降杠杆去库存的保守态度,这与孙宏斌的高举高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于是,激进的孙宏斌们和保守的王石郁亮们,山本一木自此分道扬镳。站在融创这一边的,还有许家印的恒大和杨国强的碧桂园。在2014-2016年这三年期间,三家公司疯狂加杠杆扩张,以恒大为例,2013年总负债只有2688亿,到了2016年底,总负债已经达到了11583亿。所有人都在疑问:他们究竟在赌什么?
孙宏斌们豪赌的东西,并没有让他们等待很久。2014年下半年开始,央行进入了降息通道,一深圳率先开涨,并逐步蔓延到北京和上海。2015年9月30号,央行降低首套房首付比例,4个月后,首付比例进一步被降低到20%,更是烈火烹油。到了2017年,被驱赶出来的资金,与棚改货币化安置的资金一道,疯狂地涌入二三四线城市,全国范围的暴涨终成燎原之势。
在价格暴涨的同时,各地房地产库存纷纷告急,各大地产商资金全面盘活,产业链上下游十几个环节的在手现金、销售回款、债务水平等数据大幅改善。与此相比,居民部门的住房贷款按揭余额在2014年突破10万亿,15年达到14万亿,16年更是直接达到19万亿,第一场战役“完胜”。
第二场战役启动的时间稍晚一些,一直到2015年10月南禅七日,“供给侧改革”才成了高层讲话频繁提及的一个词,这时的南华商品指数已经跌倒了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水平阿四龙组合。2016年新年后的首个工作日,总理调研了山西焦煤集团和太钢集团,并主持了“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座谈会,打响了供给侧改革的第一枪
战役的策略很简单:限产。2016年3月,煤炭全行业开始中强制执行每周5天工作制以削减过剩产能。以往,这种限产不会被商品期货交易者认真对待,因为总会有小煤矿偷偷开工,产能很容易死灰复燃。但这次的确不一样,强大的行政命令以雷霆之势压下来,煤炭价格开始了超级V型的反转。一批又一批的看空者试图挑战“供给侧改革”的权威,他们留下了满地尸体。
钢铁行业紧随其后,战斗檄文是16年2月份国务院发布了6号文,其中明确5年时间化解钢铁过剩产能1-1.5亿吨。15年底,唐山地区150普碳方坯最低价格仅1460元/吨,到了2017年6月,价格已经涨到了3160元/吨。2015年重点大中型钢铁企业亏损650亿,2016年变成实现盈利330亿,到了2017年,前4个月的盈利已经超过去年全年,第二场战役完胜。
中国特殊的体制,造就了令人匪夷所思的资源调配能力。这种能力,从改开初期的工农业剪刀差,到千万国企职工下岗,再到央地财税分流,犯过拍脑袋式的错误,也取得过令人侧目的成绩一级军士长。这几年,随着“制度自信”的确立,以及反腐整肃带来的执行力提高,“资源调配”的思路和手段,逐渐有重剑无锋大开大阖的架势。
中枢机构发起的这两场战役,本质上也是“调配”:供给侧改革,将企业利润在上中下游企业之间调配;地产去库存,将债务杠杆在居民部门和非居民部门之间调配。前者化解了煤钢过剩的死局,排掉了十几万亿信贷和几百万产业工人的地雷;后者将天量的三四线地产堰塞湖灌给欢天喜地的扛鼎老乡,拯救了银行和地产商。两场战役的胜利,将明斯基时刻的争论,打了一个暂时的句号。
战役对胜利者的奖赏是丰厚的。恒大融创碧桂园在2017年开始兑现利润,股价一日千里,前两者年内涨幅都在500%以上,许家印以2900亿身价登顶胡润百富榜,孙宏斌的身价也在一年内增加了7倍。赌国运成功的人,有曾被亏待过吗?
04
今天,如果没有两场战役的胜利做后盾中国十大妖男,恐怕没人敢大大方方地把“明斯基时刻”这个词儿说出来。即使最严厉的批评家,也不得不承认,如果没有去库存和供给侧改革,经济数据和银行坏账率恐怕难以想象,届时付出更大的代价也尤未可知。当然,因为利益的“调配”,本来的埋单者变成得益者,本来的得益者变成埋单者,这就是另外一个话题了,想不明白的,不妨参照本文开头故宫的故事。
再进一步讲,现在普遍忧虑的经济“死结”,恐怕也会被那些你见过的没见过的、想过的没想过的手段来化解。这些手段积累的众多副作用,未来又会被新的“创新”来裱糊。明斯基的理论虽妙,但却跟道德文章一样令人生厌。在庙堂中枢看来,锦衣卫的绣春官刀,永远比东林党的道德文章更有实效,也更令人上瘾。
2016年7月20日的北京的暴风骤雨,紫禁城依旧岿然不动,但全城却已内涝。央行所在的金融街也严重积水,其大门附近的一棵大树,更是被大风吹倒,横在路边。于是,有好事者便做了一首诗:
北国千里海龙啸, 帝都风来雨亦急;
央府衙前树横倒, 户部幕后玩QE。
京城虽涝金山远, 神州水漫早没膝;
东坝溃来西坝补, 世间已无明斯基。
所以,哪里有什么明斯基,即使有,恐怕一时半会也翻不进来
注: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速删!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