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中国证券监督一朝穿越,却遭挖心,她即便无心,也定要这乾坤为她颠倒!-景像书城

全部文章 admin 2016-01-22 211 次浏览
一朝穿越,却遭挖心,她即便无心,也定要这乾坤为她颠倒山鹰之歌!-景像书城

乌蒙蒙的雪夜被雷电撕破,让这片天空显得十分压抑王磊静,充满绝望。
容锦年被锁住四肢,吊在容府的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奄奄一息。继母柳如烟在父亲外出当晚就把她锁在这里.
时间已经过去三天了,她没吃没喝,还得担心着小命,心里最后的防线也要被攻破了。
“妹妹,你可还好?”下巴被人托起,容锦年看清了眼前言笑晏晏的容素华。
那一双亮晶晶的圆眼,闪着光看着她的时候,曾经的她什么都愿意听容素华的,然而此时,她却恨的咬牙切齿。
容锦年想起往日种种,只觉得自己瞎了眼,狠狠骂道:“千万不要让我活着出去,否则,我一定活剐了你这狼心狗肺的贱人!”
啪——
狠狠地一巴掌,打在容锦年的脸上。
容锦年的脸登时肿了起来,她吐掉口中的血,开始大笑,笑自己蠢,竟被她们母女骗了这许久。
容素华反手又给了她一巴掌,带着轻蔑和不屑:“你说谁贱?一个废物居然还敢骂我?不过有一点你说对了,我今天的确不会让你活着出去!”
“华儿,娘让你来做什么的凑贝网,还有工夫和她耍嘴皮子?”柳如烟带着几个彪形大汉走了下来,绷着温柔端庄的脸,笑盈盈地道:“动手吧,有了她的心脏,你突破天市简直易如反掌。”
容素华冷哼了一声陈星汉,嘲讽的说道:“毕竟跟她姐妹一场,她就要死了,我这个做姐姐的,怎么也得送送她。”
“你知不知道,我一个生来就有紫微五阶灵力的天才,却有你这样连凝气都做不到的废柴妹妹,我有多耻辱!”容素华越说越得意,张狂的笑了起来,“不过没关系了,从今天起,你将从苍陵大陆彻底消失。”
说着,她妩媚地笑了起来蝎蛉,右手却猛然发力,竟然在容锦年毫无防备之下一举穿破了她的胸膛,准确托住了她那颗砰砰跳动着的心脏。
容锦年呼吸一滞嗯瓮,瞳孔因剧痛而缩成针尖一般大小。
浓黑的夜空雷声阵阵,瞬间炸起的闪电将天空扯开一个大洞,好像要塌下来似的。雪夜的平静彻底被打破,乌蒙蒙的雪夜骤亮,天空惊现巨大漩涡,伴着紫色的雷电盘旋而下独角甲虫王,犹如神迹!
城中炸开了锅——众人见到这世界末日一般的场景,纷纷跪倒在地,浑身发抖的同时茫然地哀求着,高呼:“神仙保佑,神仙饶命!”
一时间,密密麻麻的人群跪拜焚唱蛮荒仙界,天空闪着光的巨大漩涡一路往下,场面说不出的诡异瘆人。
“怎么回事?”容素华听见动静,皱着眉望向柳如烟,“难道是爹回来了?”
柳如烟盈盈一笑:“慌什么?要是你爹回来就更饶不得她了,你只管动手,不必害怕!”
她话语未落,容素华的手旧猛然从容锦年的心口抽了回来!
——就这样活生生摘去了容锦年的心。
是被抽去了骨髓一般,容锦年浑身一软,她看着那张美艳阴毒至极的脸,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诅咒道:“皇天在上,后土在下,我容锦年诚心情愿化为厉鬼,纵然万劫不复,也一定要报仇雪恨!这些年你们做的孽,我所受的苦,在我死后定然千倍百倍地报复到你们身上,你们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容素华眼风一挑,吃吃笑了起来,轻飘飘说道:“你活着的时候受制于我中国证券监督,死了同样活在我脚下!你心心念念的太子,早一门心思扑在我身上,你这种没脑子的蠢猪八极武神,死一只少一只,和我争英杰传说?呵呵,我牙都要笑掉了!”
容锦年发出撕心裂肺的怒吼,恨不得立马掐死眼前的人,可她终于支撑不住无限异能化,仰面向后倒去,无力地被儿臂粗的锁链吊着,到死都睁着眼。
外面炸开锅一般的吵闹,众人哭的哭,拜的拜,压抑绝望的气氛真的犹如末世一般。可天空的巨大漩涡仍然不停往下,打着旋落在了容府上空贵妃记,陡然间,飞沙走石,天地变色。
人们惊恐万状,高声哭泣,然而,在漩涡罩上容府的一瞬间,天竟又忽地放晴,好像刚才的神迹,仅是人们的幻象一般。
地下室的容素华和柳如烟觉得大地猛然晃动了一下,转眼又恢复了平静,纷纷皱眉,看向眼前死状狰狞的容锦年,头皮发麻。
莫非……莫非这贱人的祈祷真的奏效了?容素华惊恐地想着天才纨绔,手中仍在跳动的心脏好像烫手一般,让她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她这想法一落,令人胆寒的一幕出现了——原本已经咽气的容锦年,竟然“嚯”的一下,睁开了双眼!
苏瑶觉得自己死了,但又知道自己没死,温翠苹毕竟,死人是不会有感觉的鹿血晶。
缓缓睁开沉重的眼皮,却不知为何,在看清面前的站着两个女人之后,立马感受到了滔天的恨意!
她奇怪——自己明明并不认识眼前的人,为什么会这么愤怒,为什么会有种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的彻骨怒意?
破碎的画面猛然涌向她的脑海,苏瑶瞬间明白了——她看到了另一个人的记忆慕慕涵雪,看到了容锦年从小到大被这两个女人欺辱虐待的经过,也感受到她深深的无助于绝望。
她在恨张佳莹,她在哭,她在求她将眼前这两个披着人皮的禽兽撕碎!
“妖怪!”那个年轻的女子率先说话了,苏瑶知道她是这副身体的亲姐容素华。也就是她黑与金之钥匙,挖了她的心脏,害得她万劫不复,死不瞑目!
心窝处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愈合,带来疯狂的麻痒酸痛,这酸痛提醒苏瑶,就是面前这两个人,害她生母,夺她灵鼎,甚至活活挖了她的心脏!
苏瑶怨毒地看着容素华,甚至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容锦年,还是苏瑶,她只知道,此时她恨,她要这两个人也尝尝被剥皮拆骨,万念俱灰的下场!
容素华被苏瑶这样的眼神看的身形一抖侍俊,本能地惧怕青海一枭。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杀了这个妖女!”柳如烟虽然被她的死而复生震惊到,但一想到容锦年只是个废物,便无所畏惧起来......

※一个未出阁的小姐却突然多了个小肉团??
※真心错付被渣男贱女害的满门凌迟,死无全尸......
※堂堂皇太子居然对她谄媚道:娘子,夫君我乖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