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中考高分作文一条颠沛流离的河 (长篇小说连载之八十二) 王丽波-逐梦客:-温馨微语

全部文章 admin 2018-09-02 293 次浏览
一条颠沛流离的河 (长篇小说连载之八十二) 王丽波/逐梦客:-温馨微语

阅读本文前,请点击标题下面蓝色字体“温馨微语”“关注”我们。倡导原创葛乐夫,感谢转发,欢迎海内外作者赐稿。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文坛园地,奉献给所有高尚灵魂。
◆◆文:王丽波/逐梦客◆◆
小方和小红把小东如病人一样的搀扶到床边,小方用右手揽着小东的脖子,慢慢把小东放平在床上,小红搬动着小东的双腿,让她睡好。
小东笑着说:“大妹,二妹,我没有病,我能行。不用把我当病人。”
“妈说了,你就是大病一场,流产可伤身子啊。再三交待,你回来了,要我们好好照顾你。你现在是客人了。”小方认真地说。
“就是,就是。你现在是客人了。以后我们上你家里,也是客人啊。”小红笑着说。
“那我也是客人了。是不是?姐。”小伟在也问道。
“我还是你们的姐,住在哪儿,也都是自己人。啥客人不客人的。”小东感动地说。
姐妹几个围着小东说话,把林建飞谅在了一边无上神道,也没有人管他闽南健康网,他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只好自己走到院子里站着。王月琴在厨房里忙着。林建飞走过去问:“妈,要不要我来帮忙?”
“不用,不用。以后只要对我闺女好一点比啥都强了。我闺女不知看上你哪一点了。”王月琴没好气地说。
林建飞听了岳母的话后,难为情地苦笑着“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一会儿,李成德从外面骑着自行车回来了。自行车蓝里放着二个黄纸包的东西,黄纸都给油透了。林建飞看见李成德回来,叫一声:“爸。”
李成德没答理他。手里拿着两个包包进到厨房里拿出二个盘子,将纸包打开,原来是一个烧鸡,一包花生米。王月琴又炒了一盘鸡蛋,一盘胡萝卜小炒。还炒了一大盆地青菜。还有一锅米饭。又专门给小东做了一碗鸡蛋挂面条。
吃饭了。一家人都坐好了。林建飞还没有落座。小方说:“林哥,你挨着我姐坐吧。小伟,你来坐二姐身边亚洲四大邪术。”
小伟站起身来,腾开一个地方,林建飞坐下了。竹下俊

李成德拿出一瓶林河大曲放在桌子上董春雨。并拿了两只酒杯。王月琴瞪了一眼李成德说:“这辣汤子有啥喝头,要是不喝酒,小东还不会流产,还叫喝个啥哩。”
李成德没有听王月琴的。不吭声地将酒倒满两个酒杯。端起一杯放在林建飞跟前下沙烧卖。还是不说话。
林建飞慌忙站起来了说:“爸,我不喝,我不喝。”李成德依旧没理他。
小东接过话来说:“爸,建飞不喝就不喝吧。”
李成德没理小东,自己端起杯,吱吜一声喝干了。
林建飞见此情况,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他抓了抓头,端起酒杯来,放在唇边身沾了沾夺子 随侯珠。
吃罢午饭,李成德骑上自行车出去。一会儿功夫,提回来一只大红公鸡法网群英。他没有像平时那样惊动女儿们,而是自己在煤炉子上烧开一壶水东阳光鲜草,将鸡子杀了,褪好毛,清洗干净后,这才让王月琴把鸡剁成块,在锅里炒了,然后,放上几大块生姜,再倒上一斤黄酒,炖一会儿后,再续水熬一小时左右。下午放学了。小方小红和小伟都回来了。院子里飘着浓浓的香味。小伟抽了抽鼻子说:“什么好吃的呀。这么香。”说完后,她进到厨房,掀开锅盖一看:“哇,炖鸡子啊。晚上有好吃的了。”

王月琴打了一下小伟的手说:“你吃啥呀吃。你爸专门交待了,这是给你大姐补身子骨的。放的有药,你不能吃。”
小伟听了,嘟囔道:“知道了。”
晚上吃饭时,小方端来一碗鸡汤放在小东面前:“姐,这是咱爸专门为你买的老公鸡,用黄酒炖的,没有俺们的份。让你补身子的。”
小东听了小方的话,心里一热,她看一眼父亲,父亲正夹菜呢,她很想说一句,谢谢爸。但她没有这样的当面说谢谢父母的习惯。父亲应该也听到了,可没有一点表情,仍然是拒人于千里。
小东对小方说:“这是黄酒炖的鸡块,大家都是可以吃的。大妹,你去盛一碗,大家一起吃。”“让你吃你就吃,哪儿来恁些事。”王月琴不耐烦似地大声说。
小东听后再没有言语。

吃完饭后,小伟问:“大姐,林哥呢?”
小东说:“他在这里不习惯鹤伴山。回去了。”
“他在这里,我还不习惯呢弄你的士高。”小方听后笑着说。
这会儿,晓阳大姐大姐地叫着,一晃一晃地走过来。小东在床上拍拍手叫道:“晓阳,过来,让大姐抱抱。”
晓阳张开双臂,小东扠着他的腋下,把他抱上床来。晓阳嘴里鼓鼓地。小东问他:“弟弟,你吃的啥呀?”
“糖,糖。”晓阳含糊地回答。说过后添翼圈,把小手伸进嘴里,掏出湿渌渌的小糖块往小东嘴里塞。晓阳仰着脸说“吃,吃吃。”
“大姐不吃,弟弟吃。”小东心里太暖了。
晓阳一直往小东嘴里塞豆汁的做法。小东用舌头舔了舔那块沾了弟弟口水的糖。真的很甜。晓阳见大姐吃一口,才又塞回自己的嘴里。
小伟见状,对晓阳说“弟弟,让我吃一口。”
晓阳拐着弯地拖着腔地“嗯”了一声,还摇了摇头。小伟轻轻地打了一下晓阳的头骂他:“小气包。以后我有糖也不给你吃。”
小红接过话来说:“弟弟就是不让她吃。四姐有糖了还不够她吃呢。是吧浅菊夏离。”
王月琴靠在门前,看着姐弟五个围在床前说着笑着,不经意地流露出笑容。作者(一)简介
王丽波,网名“在飞”、“飘飘雨”,女,现为中国文学院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作协会员中考高分作文,宛风文学社秘书长萧光琰,中国光影网摄影师。钟情文学、舞蹈、摄影。偏爱散文诗。在文学与舞蹈中,消弭心中的块垒,让情思飞扬。散文小说诗歌等作品散见于《散文诗》《南都晨报》《泰州日报》《杏花山》《石柱山》等报刊杂志。生活信条:现实虽然很骨感,灵魂一定要丰满。即使生活中遍地风霜雪雨,依旧用文学艺术的阳光温暖自己。作者(二)简介逐梦客,六十三岁,大专文化,汉族。资深文学爱好者汉堡神偷。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发表作品。至今在《华西都市报》《佛山文艺》《辽河》《躬耕》《南阳日报》《南阳晚报》《南都晨报》等报刊杂志上发表小说、散文、诗歌二百余篇首双人舞慢三,三十余万字。
图片除署名外鼬佐吧,其它均来源于网络
赐稿邮箱:jstjtx@163.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温馨微语”
转发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
扫一扫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温馨微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