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中长发型一条中横公路连通了台湾中部山区那些大名鼎鼎的风景区-汕头电视台《美食潮》

全部文章 admin 2018-05-15 159 次浏览
一条中横公路连通了台湾中部山区那些大名鼎鼎的风景区-汕头电视台《美食潮》

无论英语、葡萄牙语或是拉丁语,福尔摩沙(Formosa)都是“美丽”的意思。当初,葡萄牙水手初登宝岛之时,就曾大声惊呼:“福尔摩沙,福尔摩沙……”不仅葡萄牙水手如此,天藤湘子或许每一个初来台湾的游客心中都会有一段“福尔摩沙的旅行”。而我的“福尔摩沙之旅”则投给了宝岛台湾的中部山区,就像当初葡萄牙水手首次发现美丽台湾时一样眉山水天花月,此行同样给了我非一般的体验。
在花莲的那几天,刚好遇到一场当地政府的露天公益宣讲静默的观众。一位讲师提到了日月潭。他很自然地对围观的人说:“绝大多数大陆游客来台湾会去日月潭,是因为他们的小学课本里有提到那里。但事实上,台湾最美的山水,是在我们花莲的……”他话讲到一半,故弄玄虚地环视台下众人——
“太鲁阁!”一个人大声回答,其他人也纷纷点头。
“没有错!太鲁阁是我们台湾岛的杰出代表,我们作为花莲人一定要为它骄傲哦!”讲者笑了,表情里带着一丝沾沾自喜。

合欢山东峰鞍部。合欢山是台湾中部山区的制高点,主峰海拔3422米。台湾人想要感受雪和冬天的温度邻二氮菲,如果不出岛,一般就会来这里。
其实,台湾的山地之美又何止于太鲁阁一处呢?合欢山的险,日月潭的静,阿里山的幽,再加上太鲁阁的奇,我想这才是台湾岛赋予我们全人类的完整礼物,是中华民族的骄傲!
台湾人认为“冠绝台湾”的太鲁阁
车出花莲城区,沿苏花公路北行20公里就到了太鲁阁峡口附近。再向西行,迎面可见一座红柱琉璃瓦牌楼,匾上烫着“东西横贯公路”六个大金字。常规意义上的太鲁阁景区——“内太鲁阁峡”就始于此,也就是从牌楼到天祥,整条峡谷绵延20公里,以峭壁幽峡而闻名徐俊平。

东西横贯公路(牌楼)贯穿分隔台湾东岸与西岸的中央山脉,从平地跨越海拔三千多米的合欢山,中间有隧道、河谷等开凿。
驶过牌楼不久,看到一座橙黄色的古庙宇,背靠青山纪鸾英,面向溪流,一条条水柱如白练似的轻盈泻入立雾溪。这是长春祠,是一座为了纪念修筑中横公路(或称东西横贯公路、中部横贯公路)的殉难者而兴建的祭祠。沿奇绝险峻的中横公路盘山而上,大峡谷的面纱渐渐被揭开。经山间清流千万年的冲刷、切割,大理石石壁已形成了陡峭狭长的岩壁河谷。我们开车穿行在一段段幽暗清凉的隧道中,路面忽明忽暗,在陡峭高耸的峡壁间,常常可见“一线天”景观。很快,我们来到了峡谷中部那条著名的砂卡当步道前。

太鲁阁大峡谷
砂卡当步道是一条总长4.4公里、完全由人工开凿的悬壁步道。早在日据时期变身江湖梦,日本人为了建造立雾电厂,从沙卡当溪沿岸的岩壁上开凿了这样一条一米来宽的崎岖步道,早期被当地的太鲁阁族称为“sgadan”(意为“臼齿”)。砂卡当步道依傍着砂卡当溪而行,而在溪水16公里的流域中,所形成的俊秀峡谷,清澈的溪水,美丽的大理石和片麻岩山体褶皱及苍翠的森林,竟让这条步道兼具了自然景观与生态之美。沿路是一段段碧蓝清澈的溪水,似凝脂如冻玉。偶尔从高处山岩缝中泻下几束小瀑布落在水面上,清灵而柔细。湛蓝湍急的溪水滑过砂卡当溪床,与溪石合奏出清亮的自然乐音,而溪水又将岩石雕琢得圆润柔美。岩石的褶皱在两岸的山壁和溪中形成了一幅幅抽象画,美不胜收。

太鲁阁峡谷

砂卡当步道

砂卡当步道
在砂卡当步道行走,感觉有点像大陆的郭亮挂壁公路,只是这里不能行车,其他几乎别无二致。此时我突然又想起了花莲市区那位讲师的表情。呵呵,从某种角度来说,对于缺少奇险峡谷地形的台湾岛来说,幽深巨大的太鲁阁峡谷绝对可以称之为“冠绝台湾”了!若是把眼光再放高远些,大陆这边“冠绝太鲁阁”的大风大水可多了去了!所以,这只是小家子气的台湾人的一家之言而已。
云上合欢山
为了验证台湾岛中部山区的美,我们一行在游览太鲁阁之后并没有直接返回花莲,而是从此一路向西,开始了福尔摩沙式的探索之旅。从东部的花莲去西部的台中地区,唯一的捷径就是走中横公路,也就是台湾地图上标注的台8线公路——一条横贯台湾中部的省道公路,这条总长180公里的东西横贯公路沟通了台湾岛的东西两岸芬迪斯,对于我们这些想了解台湾山地的人来说,它绝对是最好的选择。不过,在此行之前,我所询问过的每一位走过这条路的人,他们无不摇头叹气。显然,这条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据说,这条贯穿台湾东西两地的中横公路也是诞生在特殊时期的一条战备公路,当年由蒋经国主持修建隐婚市长。开山劈路的过程中,更动用了数十万原国民党退守台湾的老兵。在筑路期间,宋美龄女士多次亲临施工现场视察、慰问筑路官兵,有人负伤,她还亲手为其包扎,因此赢得了台湾各界的赞许。

中横公路合欢山石门山一带
从花莲县秀林乡的天祥到大禹岭的路段长约58公里,被称为“外太鲁阁峡”。尽管都是在中横公路上,但这一带的景观和太鲁阁峡口那边的景色却不一样:这里的地势比较开阔、峰峦起伏、草木葱郁,高山杜鹃遍布山岗。沿途还有文山温泉、西宝国小、碧绿神木、武岭、石门山和清境农场等景点铃科百合子,当然还有最著名的合欢山风景区。要去到这些散落在台湾中部山区的“小地方”,我们必须得穿越很多简陋又危险的公路隧道,以及无数弯弯绕绕的盘山公路。就在一处隧道的出口处,两部刚刚相撞的汽车正躺在路的中央,孤独地闪着警示灯。尽管没有看到驾驶员,但地面上一滩腥红的血迹说明事故刚刚发生不久,以及事故的惨烈。血淋淋的教训摆在面前,我们开始有意识地放慢了奔赴合欢山的车速。

前方出现浓雾,路况陡折,不敢贸然行进,停车等待。
提起合欢山(海拔3158米),这个看似“邪恶”的名字,就不得不说这名字的来历。早在日据时期犬杀,台湾中部奇莱山区的原住民誓死反抗日本人的压榨。原住民族赛德克族头目——莫那鲁道不堪忍受日人的欺凌,便带领族人和其他原住民部落一起反抗日本统治者,不仅袭击了中部山区马赫坡等多个日人治安所,还制造了轰动一时的“雾社事件”。
“雾社日人被杀”的消息很快传遍台湾各地,日本陆军少将镰田弥彦大怒,遂率军队与警察组成联合部队,分别从花莲和埔里分东西两部同时讨伐奇莱山区的马赫坡头社。尽管莫那鲁道头目带领族人利用地形优势和灵活的战术,给予日军先头部队重大的杀伤,但在日军大兵压境和毒弹的疯狂攻击下还是难逃败亡的命运。东西两路日军终在奇莱山以南的合欢山岭会合,会合后的两支日军部队一时欢欣鼓舞,又唱又跳地庆祝“胜利”,之后此地便被叫做“合欢山”,并沿承至今。

合欢山武岭一带
汽车在雨雾迷障中小心驶过奇莱山最高的山口——武岭(海拔3275米),下行至合欢山观景台附近。三四个小时的连续山路让我们都有些疲劳,刚好可以在这里休憩一下。打开车门,雨小多了阿婆牛杂,一阵清凉沁入心脾。抬头向四外张望,远峰、树林、植被几乎都没入了云海。合欢山仿佛正被一支巨大且绵密的棉花糖托向苍穹。

傍晚的中部山区
最隐秘的乐园活盆地
待我们充分休息之后,已经是日斜西山之际。为了能早点赶到下一站,我们开始奔袭埔里。在去往埔里酒厂的路上,先是遭遇了一段大雾,后又与一场大雨撞了个正着。雨水瞬间模糊了我的视线,尽管把雨刮器开到最大一档,仍然看不清前方10米的路况。在大雨的洗礼中,我们结束了高度紧张的下降体验,结束了中横公路的旅程,开始向着埔里酒厂的方向加速前进。
由于埔里是坐落在台湾中部的一座山区小镇,邻近日月潭,远离工业区,所以这里的水质全台最好,酿出的“绍兴酒”也是最香的;相关的衍生产品,如冷饮、食品种类更是琳琅满目。更重要的是,这里的酿酒生产线和酒廊、酒窖是向公众免费开放的。如果不是开车的缘故,我真想小酌几口美酒再走。离开埔里酒厂时,天色已晚。而我们今晚要住的头社活盆地红木农庄还不知道在哪里(在台湾中部山区,被冠以“头社”的地名很多,相当于“第一个村庄”)。由于山区行车卫星信号不好,此时就连导航仪也“罢工”了,加之这种“小地方”根本没有路标提示,我们只得一边摸索一边打听路人。原来这条路名叫“14线甲”,是环日月潭景区修建的环湖公路。在经过日月潭时,我发现湖边观景台已经被游人彻底占领了,而其中9成是大陆游客,他们或许只能在大巴的规定停泊点群体性地欣赏“风景”,相对而言,自驾游客就太幸福了,我们的优势或许就在于可以随时离开那些被旅行团占据的大景点,去寻找只有本地人才会造访的“小景点”去享受最私人的那休闲生活。

活盆地位于日月潭头社,为旧日潭的潭底区域阿瑞纳斯。1919年日本殖民政府为建水库,将日潭的水排放而现出这处草泥炭土盆地,又称“消失的日潭”。
辗转寻路,我们终于在掌灯时分来到了活盆地红木农庄。十几种蛙声混合在稻草田里十分嘈杂。同伴打趣说这是农庄派来的“代表”在热烈欢迎我们!据说,农庄的所在地曾是日月潭中日潭的区域。在日据时期,因为要修建下游的水库(如今的日月潭),于是这里的水被抽干了,就形成了一处奇特的潭底地貌。大量有机质泥土和植被,加之湿润的气候,孕育出了一种独特的生态环境——泥炭土湿地。以至于当我们踏上湿地草甸时,人会产生下陷的感觉,很好玩铁血君品行,但没有危险,所以这里便被称为“活盆地”。

第二天一早,我们几个一起走进湿地又蹦又跳地感受“泥炭土”的神奇,简直把这里当成了最隐秘的乐园。一群人在湿地水草里又蹦又跳,还不住地傻笑着,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一群嗑了“药”的家伙……蹦累了中长发型,high够了,我们就坐在农庄的露天红木平台眺望远方。清晨的阳光洒在盆地远处的山头上,漫山遍野的槟榔树林在不断下降的晨雾中若隐若现,面对空山新雨后的活盆地,貌似我们每个人都在感叹着。
阿里山在召唤
行至南投,我已体会到台湾中部山区的精彩,但还有最后一个重要地点很有必要一访,那就是阿里山古城疑案二!对于大多数生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大陆人来说,或多或少都会有些阿里山情结,此行如果错过,我们的中部山区之行将是不完整的!
告别南投县,我们沿着21号公路向着嘉义阿里山地区挺进。阿里山的盘山公路两侧尽是各种高山茶园,尤以出产乌龙茶闻名。于是,穿过阿里山特有的“浓雾地带”之后,路边总有规模不等的制茶作坊。又向前行进了十几公里多宝园,汽车一头扎进伸手不见五指的大雾区域,我们再次放慢车速,小心翼翼地试探前行。

阿里山采茶女

阿里山采茶女

阿里山采茶女
阿里山采茶女
阿里山采茶女
由于海拔高,湿度大,地形封闭的缘故一品奇才,阿里山区常常被莫名其妙的大雾所笼罩,行车时也要格外谨慎。说它“莫名其妙”,是因为阿里山的大雾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绝不拖沓。常常是有雾没雾就在一米之间。或许我的前一脚油还在浓雾弥漫的环境里,而轻点一脚刹车后,就又出了浓雾区。突然出现又转瞬即失的大雾,让我这“外省人”着实领教了它的厉害!
此行阿里山,除了要感受山区环境,就是想看看阿里山日出、探探神木。凌晨四点,由阿里山站始发的小火车候车室里已经站满了候车乘客,为了能看上一眼“阿里山日出”,人们不惜放弃“最宝贵”的凌晨睡眠!

阿里山小火车观光站

阿里山小火车
当可爱的阿里山森林小火车载着满满一车虔诚的“朝阳者”来到祝山线日出平台时,当红彤彤的太阳突然越过山峰的一刹那,所有的人都在惊呼,所有的人都在叫好!

阿里山日出前群山错落,层次分明,相对于阳光喷薄而出一刻更美
最初还抱有怀疑的我,此时也不得不承认:此行的付出,是完全值得和必要的!一缕明媚的阳光恰好穿透柳杉树与红桧树的缝隙,照射在我的身上,让人温暖又满足。唧唧喳喳的小鸟开始在草丛里打闹,幽深茂密的树林中间,两条笔直的铁轨正伸向阿里山的核心地带……神秘的森林在召唤我们,来自遥远时代的神木在召唤我们,是时候出发了!

阿里山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