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乌云压城城欲摧一对默契搭档的“三字经”-派出所工作杂志

全部文章 admin 2018-11-13 201 次浏览
一对默契搭档的“三字经”-派出所工作杂志

李振平(右)徐永涛(左)
老李与小徐,是陕西省西安市莲湖分局大莲花池街派出所的一对搭档双槽细度计。
老李叫李振平,今年58岁,是所里最资深的社区民警;小徐叫徐永涛,刑警,六年前才从部队转业。小徐今年41岁,其实也不小了。只是,在老李眼里,他就是小徐。老李内向,小徐外向;老李喜欢健身,一周要去两三次健身房;小徐步兵出身玛萨玛索官网,爱走路,每天要到派出所隔壁的莲湖公园快走十公里。两个很不一样的人,偏偏做了搭档,还发生了“化学反应”。
这几年,由二位担纲的第一警组在所里样样工作都干到了前头。有了这样的民警,大莲花池街派出所在分局去年的年终考评中,就在13个派出所拔了头筹。这对搭档呢,当然也各自有斩获:老李老树发了新枝,成了分局的优秀社区民警;小徐更是了得,不光是分局的破案能手,还当了全省的优秀人民警察呢。
1
揉得下
北京来的赵女士,酒店房间里的电视机坏了。一早出门落笔成婚,她就和前台打了招呼。晚上回来,打开电视机,还是坏的。赵女士就火了。
赵女士是来西安参加一个行业会议的。平时,她不怎么爱看电视,但她是北京国安的球迷,球赛非看不可。那天晚上就有一场球,而且是北京国安跟广州恒大。她推掉晚上的应酬,赶回酒店就是要看这场球,可电视机还是坏的,她能不着急吗?跑到楼下去问前台,前台服务员却说,她刚来接班,啥都不知道,这事儿,得问问经理。那经理呢?经理这会儿没在!眼瞅着球赛已经开始,小丫头还一推六二五,赵女士就发了飚。她摔了前台上放着的烟灰缸,又出手打了那个敢骂她“泼妇”的服务员。女服务员小钱脸上被抓出了五六公分长的血道子,哇哇大哭起来。
小徐跟着老李一起去出的警。两个情绪激动的女人,吵得小徐头有点大。那时,小徐转业来派出所还不到一年,还是个“菜鸟”呢。酒店大堂里吵吵闹闹,老李把围观的群众劝开,让小徐拍照取证后,又招呼保洁员过来把一地的烟头、玻璃碴打扫了:“小徐,你跟保卫科的同志去调监控吧。”同样穿着警服,老李往那儿一站,说话声音不大,却气场满满,谁都愿意听他的。
接下来,由一位民警陪哭哭啼啼的小钱去医院看病,小徐和老李带赵女士回派出所问笔录。
这赵女士四十来岁,衣着考究,大个子,一看就是个女强人。她是北京一家企业的副总,平时就强势。到了派出所,照样盛气凌人,一张嘴就要跟人扛劲。“小徐,给赵总倒杯水!”老李客客气气,不问案子,先跟她扯闲篇儿。这是第几次来西安?都去了哪些旅游景点?吃了些什么风味儿小吃?老李在大莲花池街派出所工作了28年,对周边状况要多熟有多熟。顺着赵女士的话茬儿,再跟她聊些回民坊上的风土人情。赵女士不再像保持战斗状态的公鸡了。她承认打人不对,却一再强调酒店有错在先。小徐一旁心里犯嘀咕:就小钱脸上的伤来看,连个轻伤害都够不上,能把她怎么样呢?
赵女士西安有朋友。当天晚上,她的朋友把她保走疯丫头第二季。让她第二天八点半来所里,她也按时来了松江茸城论坛。
这边正谈话,院子里吵吵上了:“谁把我妹子打了洗衣歌简谱?让我见一见!”一个小伙子气哼哼要推门往里闯。原来,她是小钱的哥哥,和妹妹一样,也在西安打工,是一家饭馆的厨师:“我妹子才20岁,脸上要是留了疤,还咋找对象?”小伙子说话挺冲。这事儿明摆着,得调解处理。说到底,就是赵女士给小钱要赔些钱人鱼症候群。可是,赵女士只肯出两千元,而小钱哥哥开价得五万元:“我妹子回头还得去医院给脸上做美容呢,那会儿,她走了,找谁去?”得,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落差太大,谈不拢。
谈不拢,也得谈。不是双方面对面谈,而是民警得先跟她们谈,说妥了,才能往一起坐。可是,不论你车轱辘道理讲了多少遍,双方都是一步不肯让。小徐在部队带兵,说话讲究雷厉风行,这么缠来绕去,早就燥了,恨不得“啪”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可再看老李,人家一杯茶、一包烟,像家里来了客人一般,慢慢絮叨着呢。看出小徐耐不住性子了,门外给小徐递根烟,老李就跟他交底儿:“你甭急,打架这事,得慢慢揉,今天肯定能揉下来。人家是外地人,得让人走嘛。再说,这事儿咱也不能给别人教呀!”
小徐是明白人,当然一点就透。抽完这支烟,又在院子里发了一会儿呆,就让自己“满血复活”,重新坐回“谈判桌”前。
中午,赵女士要请老李、小徐吃饭,他们当然不会去。两个民警一人端一碗食堂里打来的西红柿面条,跟赵女士接着聊。“你们吃的也太简单了呀!” 赵女士吃的是朋友给送来的豪华外卖,好几个菜呢,挺不好意思的。“两千块钱,肯定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是不是?”赵女士的朋友来了,也被俩民警说动,一起做赵女士的工作。他悄悄告诉民警,赵女士也算个成功人士,不差钱儿。如此一来,赵女士肯出的价码就一涨再涨。
最先做通工作的,是酒店的经理。不管怎么说,酒店在这事儿上是有过失的,小钱说话也有不当之处。经理也配合民警做小钱的工作。这边,老李、小徐又分头跟小钱的哥哥谈。小钱没主意,听他哥的,他哥的价码一降再降。
到下午下班前,这团面终于被揉到了家。八千元,双方签字画押,对民警的认真负责都表示感谢。临走,赵女士还特意留了他们的电话,真诚地邀请他们到北京玩。得,成朋友了。
2
拿得住
那天,老李得到线索,一个名叫“四本儿”的人以贩养吸,躲到了红光路一个城中村里。他和小徐一商量,决定把“四本儿”拿下。
到了地方,小徐带着辅警和报料人下车进村,让老李在车上等着。那是深秋的一天,外面挺冷,他怕把老李冻着了。
老李知道,干活儿时,小徐总是尽量照顾他这个老哥。有一次,辖区有个酒店停车场的保安和旅游大巴司机发生争执,保安把大巴司机的几根肋骨打断。一看事儿闹大了,保安拍屁股跑了。半年后,这小子坐火车到广东韶关时,被乘警网上追逃时发现、扣下。老李和小徐奉命去韶关接人。这名身体壮实的保安情绪很不稳定,押着他要坐26个小时的火车,可不是闹着玩的。
老李发现,部队带兵出身的小徐,沟通能力超强。小徐老家在扶风吴昊俣,与保安眉县的老家就隔了一条渭河,这就攀上了老乡;再一聊,保安也当过兵,俩人话里话外,就多了“兵味儿”。脸上乌云渐散桃月是几月,保安张口闭口喊“徐哥”。火车走了一半,戴着手铐的保安就张罗着要取行李箱。为啥?原本他准备从深圳回眉县老家看望他父亲。一路上,俩警察对他挺照顾,也挺尊重。人家吃什么,也给他吃什么;连吃水果,都替他削好皮。保安感动了:“我包里装了些我在深圳买的桂圆肉,本来是要拿回老家给我爸的。现在,我也回不去了,干脆拿出来你们吃了吧!”
虽说跟保安处得不错,但小徐警惕性高着呢。一路上,他让保安睡上铺,他睡中铺,老李睡下铺。照顾老李岁数大,小徐让老李该睡尽管睡,他自己却硬是一路没敢合眼,随时注意着上铺的动静。就这样,俩人把人安全地押解回来。
这天,老李在车里左等、右等,眼看过去了三四个小时发飙姐,却不见小徐他们回来。究竟是什么情况?
原来,小徐跟着报料人过去,找到了“四本儿”的住处,却发现门是锁着的。从下午等到这会儿,天已麻麻黑,却仍然不见“四本儿”的影子。也许,他最近根本就没在村子里住?小徐准备放弃这次抓捕行动,却又不甘心。正纠结着,一个穿黑色夹克的人和他擦肩而过。报料人悄悄告诉他,像是这人。像?究竟是不是?这会儿,外面上班的人都陆续回来,村道里尽是人。要是抓错了,怎么收场?小徐有些犹豫。
已经出现在他身边的老李这时发了话:“拿!错了就错了!”虽然已经是奔六的人,但老李健身练了二十多年,面对地痞闲人,底气十足。老李的一句话,让小徐陡然信心猛增。他们一左一右快步追上“黑夹克”。只三两下就把那人控制住。“干啥呢?你们做啥?”“黑夹克”的高声叫喊吸引了村里人驻足围观,却并没有人上前帮他。从他的身上,当场搜出了一小包毒品,他就是“四本儿”战灵天舞。
这几年,这二人搭档得越来越默契,也越来越有成就鹃的组词。就说2016年吧,光是吸毒人员他们就“拿”了47人,其中强制戒毒35人、行政拘留12人。所里一多半任务,都让他们一组给完成了。
3
追得紧
前年入夏的一天,老李值小班,来了一位火烧眉毛的报案人。
鞠先生四十多岁,江苏泰州人,一家药厂驻西安的代表。两天前上午,他收到了一条短信,工商银行客服的,提醒他为防诈骗,银行卡密码必须升级。李允熹当时正忙,他没当回事儿。第二天,躺沙发上午休,他翻着手机玩。这天,正好有客户的五万元到了他的卡上。他鬼使神差地就点了那条短信上的链接。这下可好,过了十来分钟,他就收到了一条短信,他卡上的49888元已经转出去了。
鞠先生吓了一大跳,赶紧给一个银行的朋友打电话求助。朋友查询后告诉他,他的钱已经转到了一个名叫段双双的人名下。
鞠先生来所里报案,是下午3点多。老李叫小徐赶快下楼来:“这案子刚发,也有线索,你看看咱们有办法破案没?”小徐一听,先让鞠先生再给朋友打电话,看看那笔钱有没有被取走。很快,信息反馈回来:钱还在段双双的卡上。
这么多钱,不算个小数目。小徐立即填写了立案登记表,上报给刑侦所长。段双双的那张银行卡开户行在河北磁县,小徐赶快查询开户行所在地派出所的电话。二十分钟后,小徐接通那个派出所值班所长的电话,请求对方赶快去那家开户行,现场把段双双的银行卡冻结。电话挂失可以使银行卡冻结七天;而民警去开户行打招呼,则可以冻结六个月,这就足以保障这笔资金的安全了。“咱们这是电话联系,怎么确定你的身份呢?你得赶快把相关法律手续给我发过来!”人家说得有道理,小徐、老李开始争分夺秒地准备《接处警记录》《立案决定书》《查询冻结账号通知书》《调取证据通知书》等,乌云压城城欲摧并且跟分局法制科和分局领导电话汇报。半小时之内,所有法律手续备齐,小徐又加了对方的微信,将这些手续拍成照片传给人家。没想到,对方却又犯起难来:“我们只是个治安派出所,没办过刑事案件呀。要不,我把我们县局经侦大队的电话给你,你跟他们联系?”小徐急得冒汗,让对方拿着法律手续,先去银行把那个卡冻结了,可对方同行却很为难,不知道这类案子该咋办。就这么又扯了十来分钟,小徐决定,听从对方的建议,连夜开车过去。
当晚,小徐、老李驱车近七百公里,赶到了磁县。第二天上午,他们去那家办卡银行一问,却被告知,那49888元当天一早已经分两批被取走。段双双那张卡不是被冻结了吗,七天之内取不了钱呀!去了一问才知道,段双双拿着自己身份证来,重新补办了一张新卡。这张卡在自动柜员机和另一家储蓄点分两次将卡上的钱全部取光。调取这两处取款地点的监控,取钱人为一个男子。可气的是,此人取第二笔钱的地方,和小徐联系过的派出所只隔了一个菜市场,几步路的事儿。
在办卡银行,让柜员辨认段双双的照片,柜员一口咬定smtm5,就是这个女人来补办的银行卡。因为办卡要值班经理授权,值班经理也见过这个女人。看过照片,他也认定,监控上拍到的那个女人,就是照片上的段双双。而段双双的身份证显示,她并非河北磁县人,而是河南淇县人。淇县跟磁县是邻县,回去时,老李建议毕龙欣,既然要经过淇县,那就还是去找找段双双。到了段双双户口所在地派出所,三言两语,小徐又跟接待他们的那位李教导找到共同语言。本来天下公安就是一家,这李教导偏偏也当过兵。说来也巧,段双双家所在的村子,正好又是李教导联系的扶贫点。李教导马上手机联系上村主任,一打听,这段双双果然在外打工,平时不在家。看俩人不死心,李教导干脆让村主任领着他们去村里。指着一户上着锁的门,村主任告诉他们,这就是段双双的家。
见了黄河,该死心了画堂韶光艳。偏巧走到村口,村主任又喊住了一个抱小孩子的老汉。原来,这位就是段双双的公公。一问才知道,段双双打工的地方,在县城的老凤祥金店。
小徐、老李高兴坏了,赶快和李教导一起赶到县城。结果,段双双果然正在金店站柜台。查她的上班记录,她全天都在店里上班,有经理、同事证实,也有监控为证。那就奇怪了,去银行补办卡的女人是谁呢?
问段双双要她的身份证时,她才说,一大早,她姐姐来问她把身份证要走了,说是姐夫要用她的身份证办个事儿。再让段双双看监控截图,她一眼认出,办卡的就是与她长得很像的姐姐,而取款人正是她姐夫。
把段双双带到派出所,笔录问了一半猫肉的功效,她公公带着七八个人就吵吵闹闹地来要人了。段双双说,她姐夫以开网店为名,让她到银行,用她的身份证给他办了七八张银行卡。段双双已经涉嫌犯罪,但想把她带出去却并不容易。小徐又在二十分钟内搞定全部拘留段双双的法律手续,李教导一拍胸脯,警车开道把他们护送到了高速路口。
回到西安,小徐、老李赶快把段双双的姐姐、姐夫上网追逃。慑于这样的压力,第二天,两名嫌疑人在新乡投案。刚刚从鞠先生那诈骗来的钱,他们一分不少都带在了身上。
《派出所工作》
基层民警的“心灵鸡汤”
群众工作的“万能宝典”
投稿邮箱
pcs3990@163.com
编辑部
010~83903930/83901320
发行热线
010~83903990